央视《新闻1+1》2013年5月20日播出《超标大米
不仅仅是说说的事!》,以下为内容实录:

北京两名孕妇在地铁里因琐事互殴,在各自受到行政处罚后,她们又对簿公堂,其中一人向对方索赔3.8万余元。昨天上午,顺义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节目导视)

两名孕妇在丈夫陪同下都亲自出庭,两人对谁先动手各有说辞。28岁的赵女士说,去年12月12日晚8点,她在顺义区俸伯地铁站南口乘坐电梯时,王女士的东西碰到了她的腿。“她开始道歉了,但又随口说了其他的话,还追着我骂。我也骂了她,是她先动手打的我!”赵女士说,自己当时怀孕3个月,便向对方求饶,还大声叫道“我是孕妇,你别打我了”。但王女士不但没有停手,还用脚踹她的肚子和腰部,经在场群众劝说和阻拦才把对方拉开。赵女士说,她事后被送往医院救治住院3天,经医嘱休息一个月,对胎儿经行了两次复查。赵女士认为,王女士故意伤害她腹中胎儿,其行为严重侵害胎儿的生命和健康,为此,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胎儿检查费等共计13524.78元,精神损失5000元,赔偿腹中胎儿的身体和精神损失20000元。

解说:

35岁的王女士当庭否认原告的说法。她说,当时她拿的纸袋无意碰到原告,对方说道歉也不管用,不依不饶对她进行谩骂并动手打她,撕扯她的头发,自己无奈才还手。“知道她是孕妇后,我就没有再动手。”王女士说,自己当时也怀有身孕,原告对她的加害行为,对其腹中胎儿也造成重大创伤。“我认为双方都有责任,同意赔偿原告的合理损失,但原告没有证据证明对胎儿有影响,不合理的损失我不同意赔偿。”

大米抽检四成不合格,但是不合格名单却秘而不宣。

据悉,由于两人均动手,事发后,警方对原被告分别作出行政拘留7日和10日的决定。赵女士因尿检查出怀孕3个月以上,未实际执行拘留决定,王女士因刚怀孕,尿检没检出来,执行10天的拘留,同时两人分别被罚款300元和500元。

声音来源:

庭审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当即支付原告1000元。

陈科长 广州市食药监局:

我也不清楚啊。

解说:

晚11点,公布涉事四家餐饮单位,但公众最担心的还是缺席。

并无提及大米的品牌、厂家等相关信息。

广州市食药监局终于公布八个批次的不合格品牌。

但对产品流向及查获数量则仍未公布。

16日、17日、18日,信息被掌握在了谁的手里?

王慧敏 深粮集团党委副书记:

入库的时候是按照常规的检查,国家的标准检查是合格的。

《新闻1+1》今日关注:超标大米,不仅仅是说说的事!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直播的《新闻1+1》。广州进行食品抽检,其中大米抽检的不合格率最高,居然超过了40%,其中当然最主要的问题是重金属隔超标。这件事一发生之后,几乎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都放在了信息公开的时候话居然只说了一半,相当多大家关注的信息你都没有提供,比如说这批大米到底有什么危害、哪来的、都是什么品牌等等等等,于是像挤牙膏一样这种信息不断地向外出。但是这个问题相当得重要,因为涉及到政府信息公开,可是正是因为这个重要的问题,也掩盖了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如果说大米的这种重金属镉超标是由于土地重金属污染所导致的,类似这样的情况在中国还有多少,整个中国的土地是不是现在正在严重地疲劳地种植所有的农作物,我们是不是都会成为这方面的受害者?今天这两点我们都来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总体合格率92.92%,这是5月16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公布的,广州一季度餐饮环节,食品及相关产品检测结果,如果单从总体合格率来看,这个数字应该不会引发大家太多的注意,但是当有媒体注意到大米及米制品的检测结果并进行报道后,偏偏离不开大米的广州市民能坐得住吗?

2013年5月18日新闻:

解说:

米及米制品抽检的十八个批次中有八个批次不合格,合格率仅为15.56%。不合格的原因是重金属镉含量超标。米及米制品镉超标,44.4%的不合格比例,引发的是民众对餐桌大米安全的担忧。镉超标大米从何而来,由谁生产?如何流进了广州?面对市民及媒体的关注疑问,5月16日,广州市食药监局负责人却表示说,他们暂不便公布具体名单。17日下午有媒体记者再次打通电话,了解事情进展,却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陈科长 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

我们局可能会处理这个事情,我们稍微可能会有一个新闻通稿,其他我现在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记者:

估计什么时候能出来?

陈科长:

没那么快,因为还有一些数据还在统计,有些执法人员还在现场检查。

记者:

但是结果不都已经通报了吗?

陈科长:

是啊,因为我们有一些后续处理。

记者:

那能不能先告诉我们,这个不合格的是哪些东西?

陈科长:

我也不清楚,我也要等相关部门给我稿子。

记者:

不合格的产品的名字不方便透露,这个表态是咱们这边做出的吗?

陈科长:

它不是不方便透露,不方便透露这句话,估计当时媒体也有一些误解了,我们到时候会具体解释在新闻通稿里面,因为它原来按照食品安全信息公开管理办法,是有分级公布的。就是说有一些信息公布不在我们这一级,所以我们还得请示上级部门,由上级部门公布这样子。

记者:

您说是公布哪些产品不合格,这个权力不在咱们这一级是吧?

陈科长:

具体还是新闻通稿才能够讲得清楚。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赵女士因尿检查出怀孕3个月以上,但是不合格名单却秘而不宣。解说:

既然是广州市食药监局对产品进行了检测,但信息的公布却要请示上级部门,这让广州市出现的镉超标大米,成为了一个没有来源和去向的谜,而这样的舆论也激起了舆论和市民的反应,让相关部门开口怎么就这么难?

刘先生 市民:

我觉得应该公布,不然他报出来也没什么作用,要让我们知道哪些米是超标的,哪些米是不超标的,这样我们才知道去买哪些品牌,就放心去买。

市民:

毕竟是吃进肚子的食物,这都不公布,我们有知情权。

解说:

市民不断质疑,舆论持续关注,5月17日晚上11点,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外公布了4家抽检到镉超标大米的餐饮单位。

广州市太洋海鲜酒家有限公司,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食堂,广州市海珠区燕南飞美食店,仲恺农业工程学院第一食堂排粉镉。

解说:

然而这样的信息仍然不能让公众满意,为何仍旧没有公布不合格米及米制品的品牌及生产厂家?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样的问题。在信息通报中,记者注意到这样一段信息,“镉含量抽检是我局在部分餐饮单位进行的针对性抽检,抽样量较少,抽样范围较窄,只代表局部个别的餐饮单位,米和米制品抽检情况,不代表广州市整体情况。

但是在大家的不断追问下,5月18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最终公布了镉超标的8批次米及米制品生产厂家品牌标志。

主持人:

中国人认为民以食为天,这是天大的事,但是食品安全也的确是现在按了葫芦起了瓢。不过问题有的时候是这样,如果羊肉造假,我还可以选择牛肉,禽流感了我可以去吃其它的一些,奶粉有问题还可以买洋奶粉,但是对于作为主食的大米如果出现了问题,你想躲,尤其在南方躲起来就有点费劲了,尤其这个不合格的比例非常高。我们来看这一次广东抽检的时候涉及到很多的食品,但是其中不合格率最高的偏偏就是米和米制品。我们看抽检的批次一共抽检了18批次,合格的只有10,不合格的批次8,不合格的项目就是镉超标,然后它的合格率仅仅有55.56%,也就是说40%多是不合格的。那这个时候大家当然就会立即产生恐慌了,奶粉当时说99%都是合格的,大家都不乐意,为什么呢,我哪知道那1%是哪儿?你也没告诉我,我只要买中了1%,我等于100%的倒霉率,因此信息不是这样的公开法,更何况涉及到40%多的时候,我们更不知道,只能把100%的大米都先当成有问题的大米,我才能躲得开,因此知道更加详尽的信息大家才能够觉得有安全感。

有的时候话说到一半不说了,反而容易让大家产生更大的恐慌,另外,接下来民众还会去想是不是官商结合呢?对政府的形象其实是更糟糕的打击,怀疑你是替很多的企业,在为他们进行阻拦。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们看整个挤牙膏这样的一个过程。5月16日公布了这个不合格、合格抽检的结果,17日的时候请注意,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三学生陈晓岸向广州市寄出公开的申请函,要求你得给我公布。其实不仅仅是他了,这个时候整个媒体包括全国的都有这样的一种冲动。当天晚上的时候,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了四家抽检到镉超标的餐饮单位,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在这四家里头包含着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那看到这样的一个联想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是这名大三的学生已经知道是到本校进行了抽查,他怀疑这种危险就在自己的身边?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到18日的时候大家依然是不满意,因此在官方网站上又公布了涉嫌镉超标的八批次米的生产厂家和品牌的表识。但是到这儿就结束了吗?没有啊,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其实都没有给予我们解答呢,比如这批米到底量有多大,这个持续的时间影响有多长,而且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它的产地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将来能够隔绝吗?这种问号就越来越多。接下来我们就要往源头上再去找一找了。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年2月27日,《南方日报》以“湖南问题大米流向广东餐桌”为题,曾经报道过湖南镉超标大米进入广东市场的消息。报道称,2009年深圳市粮食集团有限公司从湖南采购上万吨大米,经检验该批大米质量不合格,重金属镉含量超标,并称在检测出镉超标之后,深粮集团并未将问题大米退回湖南,反而售向了市场,这显然是一个重磅消息。

就在媒体报道当天,深粮集团迅速召开新闻发布会。

王慧敏 深粮集团党委副书记:

我们第一时间封存了这批粮食,进行检测,不合标的粮食全部退货,对方也退款。到了最后截止到2010年的4月份,这一批不合格的粮食全部由对方提走,可以说这批不合格的粮食没有一粒从粮食集团流向市场。

解说:

随后深粮集团提供了部分的证据,证明从2009年到2010年之间,这批大米被多次退货出库,一直到2010年4月,不合格的大米由湖南方全部提走。报道的第二天,2月28日,广东省政府也要求严查进入广东境内的镉超标大米。但是舆论却注意到,问题大米的源头湖南的厂家却一直未曾露面,而它们的神秘也客观上让湖南大米成了“问题大米”的代名词。

(2013年4月16日新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