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家乡黑龙江虎林出发,一路穿过吉林、辽宁、河北、天津、山东最终骑到江苏,整个行程达2464.8公里。暑期很炎热,她顶着烈日翻山常常会体力不支,轮胎也好几次被戳破了,幸好路上遇到了好心人帮忙。途中有几天下大雨刮大风,坐在车上根本骑不动,只能站着骑。平时吃饭就吃点饼和咸菜,能补充体力就好。沿途找旅馆安顿,深夜躺在床上,真的体验到了孤独的感觉。


报人提供的现场图可见,一银白色小轿车左侧有两道刮痕,另一红黑色摩托车倒地,车前轮断裂、车身局部碎裂。就为白色小车左边这点小刮擦,仅就这么两道刮
痕,冷水滩梅湾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副书记周某的老婆屈某仗着自己老公有权,家里有钱,无视他人生命,光天化日之下开车撞死了摩托车驾驶员!

杨琬滢的骑行路线

日前有网友举报湖南永州冷水滩区一屈姓女子因车身刮擦故意撞死摩托车驾驶员,女子为该区梅湾街道办党工委副书记周某之妻。冷水滩区公安局证实了此事。该区
政法委官员告诉南都记者,屈女士驾车被摩托车剐蹭,对方加速逃离,屈加速追赶时欲碰撞摩托车,致摩托车主撞路边而死,目前屈已被刑拘。此外对方否认逼迫家
属签赔偿协议,猜测死者家属为求赔偿而举报书记动用关系处理此事。

瘦弱的杨琬滢能够千里走单骑,其实有她的基础。2011年,父亲说要和她一起骑车去西藏的时候,她非常吃惊,那次骑行是第一次对自己意志的考验,对自己身体承受力的挑战。她喜欢西藏,于是带着对这片神秘土地的渴望,像许多朝圣者一样一步一步地向心中的信仰前行。那时候我所认为的苦行,对藏民来说好像很平常,在西藏,我和他们一样满怀感恩地用心灵感受山河的脉搏,用身体丈量大地的起伏。说起西藏,琬滢还是有溢于言表的激动。

冷水滩区公安局接警台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证实,确有副书记妻子撞死人一事,但不方便透露具体情节。冷水滩区政法委廖姓副书记回应南都记者称,网帖举报基本属实,但有失偏颇。

我是8月14号上午从家里出发的,9月5号上午到达扬州。琬滢今年19岁,今年以高分考进扬州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骑车上大学,虽然看上去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但过程绝对曲折。

据廖姓副书记透露,目前肇事方正与死者家属协商,共同商量赔偿事宜,他并未逼迫家属签署赔偿协议。对于网帖称周书记动用关系一事,廖表示并不知情,并猜测死者家属一方为求赔偿而写。

图片 2

据举报人称,平日打工养家的雷姓工人被撞死,家中三个小孩生活雪上加霜。其称,事发后周书记忙着疏通关系,对死者家属无交代,区政法委一廖姓副书记逼迫家属接受不合理赔偿。为此,死者家属在街道办披麻戴孝静坐抗议,孩子跪地。

千里走单骑,豪气95后妹子一路自拍

廖姓副书记告诉南都记者,9月11日下午区公安局通知他了解此事的调查结果。初步调查显示,9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屈女士在冷水滩区宋家洲大桥附近,被雷姓男子开摩托车剐蹭,男子加速离开试图逃跑,屈也加速追赶。屈在追上摩托车后,向右偏转方向盘,试图碰撞摩托车,导致摩托车撞到路边、男子死亡。

一个人,一辆自行车,一个背包,一路风尘,杨琬滢就这样悄悄出现在扬州大学信息工程学院。扬子晚报记者18日从该学院了解到,该学院计科1501班的杨琬滢同学,从黑龙江独自骑车过来报到,共历时23天。直到开学一周多,同班同学看到她的空间骑行日志时,才得知这位东北妹子的壮举。辅导员称,这种毅力和品质对很多才军训几天就已坚持不下去的学生来说,是最鲜活生动的榜样,琬滢用亲身经历告诉了95后,什么叫坚持。

图为被撞裂的摩托车。网络图片

95后新生杨琬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