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1日,上海地铁第二运营公司的新浪官方微博@上海地铁二运发了一张女乘客穿半透黑色连衣裙的背面照片,并配以这样的“忠告”:“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姑娘,请自重啊。”该微博引发热议。

3年3个6天,李亚晟感受到了“春蕾女童”的变化:“她们越来越开朗自信了。”课堂上,在增进了解的提问中,有女孩会像他的加拿大同学那样,笑着问他是否交了女朋友,“这在之前是没有的”。

此外,来自北京的吕孝权律师也同时向北京市地铁运营有限公司和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北京轨道交通运营中是否有预防乘客遭受性骚扰的相关规定和相关措施以及对于遭受性骚扰的乘客,轨道交通的运营方会采取何种救济措施。

第一次上课时,李亚晟被介绍为“留学加拿大的老师”。事实上,下面坐着的30多名“春蕾女童”大部分与他同岁,有的甚至比他年长。

几乎是17岁的李亚晟暑假自己可支配时间的一半,建议在上海轨道交通运营中建立性骚扰防治机制。昨天,来自全国8个城市的10名男律师联名致信上海地铁,建议在上海轨道交通运营中建立性骚扰防治机制,并附上详细的操作意见。这六条建议包括:制定防治性骚扰工作制度;举办员工防治性骚扰培训;设置并公示性骚扰投诉渠道;加强防治性骚扰宣传;落实处理性骚扰“首问责任制”;强化微博防治性骚扰宣传窗口功能。

现在,在“难忘的六天”和“难忘的144小时”两个QQ群里,李亚晟和“春蕾女童”虽然相隔千里,依然可以继续互相讲述自己的生活和学习。

6月底,北京律师黄溢智曾向上海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申请信息公开。地铁回应,在预防性骚扰方面,地铁通过宣传平台进行文明乘车宣传,提醒乘客增强自我保护和安全防范意识;同时通过在地铁内设置监控设备,进行安全警示。对于遭受性骚扰的乘客,上海地铁采取“首问责任制原则”,由工作人员带领乘客报警,向警方提供影像资料证据。

6天,几乎是17岁的李亚晟暑假自己可支配时间的一半。

上海地铁二运曾在其新浪官方微博上发表女乘客穿着不当、应当自重的相关言论,引起强烈的社会争议。昨天,来自全国8个城市的10名男律师联名致信上海地铁,建议在上海轨道交通运营中建立性骚扰防治机制,并附上详细的操作意见。其中来自北京、天津、深圳、成都和南京的5位律师还同时向当地的地铁运营公司询问防治性骚扰的相关措施。

在支教中,李亚晟经历了自己人生中众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去“旱厕”方便,邂逅苍蝇;第一次腿被马蜂蜇得动弹不得;第一次直面同龄人因贫困失学,意识到梦想的力量……

还有一年,李亚晟也将迈入大学校门,如今他已开始为升学做准备。这个大男孩坦言,反复同“春蕾女童”谈论梦想之后,自己的梦想也越发清晰。

后来,李亚晟的支教内容就不再是“英语语法”,“我能带给她们的不是单纯具体的知识,而是不同的思维方式和更广阔的视野。”

但很快,他就发现,到农村中学支教与他所熟悉的“义工”经历并不相同。

纸杯传水、信任背摔……李亚晟将这些有助于增进团队意识的游戏进行了本土移植。而一次针对“男女分校好不好”的讨论,更让来自男校的李亚晟和一群同龄女生感受到各自的思维差异,交锋之余各有所获。

一开始,李亚晟想要教“春蕾女童”英语语法,他却不知道,这正是她们平日学习的“拿手好戏”,“当时提问时,大家都做低头看书状,貌似确实被我‘雷’到了——这些东西还用你讲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