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如,《共同协议》中写进了互补互利四个字,作为两岸经济交流的原则。这是因为汪先生和辜先生在第一场会谈时,都表达过类似的意见。我们就建议把这四个字写入,海基会接受了。终于做到双方满意,皆大欢喜。《汪辜会谈共同协议》规定:双方均认为应加强两岸经济交流,互补互利。这是1949年以来,除了《金门协议》,除了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以后,第三个最重要的协议。在这个协议之后,在大陆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到大陆投资的台商一浪高过一浪。

中国经济网上市公司人事库资料显示,廖昌宏,男,1964年9月出生,大学本科,二级律师,中共党员。曾任深圳市盐田港集团有限公司法律事务室律师、办公室副主任、董事会秘书处法律事务室主任,深圳市盐田港股份有限公司产权法律与合同管理部部长。任海峡股份副总经理。

这就出现一个很有趣的画面:辜先生后面站着的是海协会的我,汪先生后面站着的是海基会的邱进益。有一张照片记录下了这个特殊而珍贵的镜头。

海南海峡航运股份有限公司今日晚间发布副总经理辞职公告,公司今日收到副总经理廖昌宏先生书面辞职报告。

进入房间后,焦仁和先生赶来,代表辜先生向我道歉。

公告称,廖昌宏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其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辞职后,廖昌宏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

围在四周的记者们兴奋了,他们使劲地拍啊。两位老先生就面向不同的方向握了四次手。汪老还开玩笑地说我们当演员了。自此,汪辜二老开创了两会商谈必先握手之风。

4月27日早上,汪先生和辜先生第一次见面,新加坡方面安排在海皇大厦26层的一个房间。令人意味深长的是,两位领导人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谈,其话题竟是从中国的国粹京戏谈起。

汪辜会晤结束后,我和夫人陪着辜振甫先生及夫人从上海到北京。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参访、会晤活动。55年前,辜先生曾到过北京。经过两岸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如今再访北京,辜振甫不禁感慨万千地说:无论如何,总算是来到了北京!

大家在谈判桌以外非常和气,友善。毕竟大家同属中华民族,都讲中国话,都有同样的爱好:喝白酒、饮茶、吃中国菜。记得大家在一起喝酒时,当年海基会的副秘书长,现在是凤凰电视台主持人的石齐平先生,因为酒量大,大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十七瓶;曾任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的焦仁和,则获得同名字谐音的叫人喝。

早在两岸关系还没有打开之前的1978年,我就开始与来自岛内的台湾同胞直接接触。那时我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任领事部主任,领事部的职责之一就是办理各方面人士到大陆的签证,这其中就有台湾同胞。尽管当时台湾当局限制民众到大陆探亲,但是那些思乡心切的台湾同胞还是甘愿冒着风险,绕道这里偷偷地办理到大陆旅行的签证。1978到1982年我在东京工作期间,经领事部手就办理了几百个台湾同胞到大陆探亲的旅行证件。

我在饭店的大堂里,看到带着孩子去饭店吃饭的父母们,他们客气地向我点头打招呼。

1995年5月,经中央台办报经江泽民总书记批准,我第二次率海协代表团访台。我和焦仁和先生达成了同年7月在北京举行第二次汪辜会谈的协议。但因李登辉访美,两会的接触商谈被迫中止,第二次汪辜会谈也无法举行。

1998年10月14日,81岁的辜振甫先生偕夫人严倬云踏上久违53年的大陆土地,他将与汪道涵进行汪辜会晤。因为与过去双方事先商定议题的汪辜会谈不同,这次只是交换意见,没有商定的议题,只算是会晤。但这次是在中国自己的地方谈,就自己的问题交换意见,而不是在外国。

这时,在机场大门口,几百名民进党组织的群众,举着台独标语,要在我出机场大门时,拦我坐的汽车闹事。他们还带着鸡蛋、西红柿,准备丢我。与此同时,由台湾中国统一联盟组织的几百名台湾民众,举着欢迎唐树备先生的标语,在机场大门附近集结,准备热烈地欢迎海协代表团。民进党组织的群众,看到中国统一联盟的成员高举欢迎我的标语,竟出手打人,中国统一联盟的多名成员因此而受伤。

我和夫人到上海接机,参加汪辜会晤。辜振甫一如上次汪辜会谈中一样幽默风趣、儒雅健谈。

不过,汪辜会谈也并不总是这般喜气洋洋,而是一波三折。

酷爱京剧的辜振甫,在大陆方面的安排下,先后在上海的兰心大戏院和北京的长安大戏院,出席了名家荟萃的京剧晚会。辜先生也粉墨登场,走到台上唱起浑厚、激越的京剧《洪羊洞》,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赢得满堂喝彩。

海基会方面希望海协会同意签一个台商投资保护协议。海协当然赞成保护台商投资的正当权益。事实上,国务院早在1988年就颁布了鼓励和保护台商投资的法规。但是,如果要由两会签相关协议,两岸双方都应当允许直接投资。而由于台湾当局的限制,当时来大陆投资的台商都是间接投资,他们是作为新加坡、美国、日本、香港等法人来大陆投资的。因此,我要求台湾方面首先要开放直接投资,并且取消对台商投资的许多限制。但由于李登辉实际上并不希望台商来大陆投资,因此海基会不同意开放直接投资和取消各种限制。所以,双方在谈到这个问题时陷入僵局。

4月29日上午,两会领导人郑重地在双方达成的《两会联系与会谈制度协议》、《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等四项协议上签了字。

在汪辜会谈之外还有一个小插曲。在汪辜会谈举办之前,十几个民进党人也跟到新加坡。他们每个人的西装里边穿着的T恤衫上,都写了字。他们分散在会场的大楼的前,汪老的车队一到,他们就立刻排成队,将穿的西装外套一脱,露出了每个人的T恤上写着的一个字,连在一起是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新加坡警察发现后,很快就将把他们驱散了。

江泽民总书记是在钓鱼台的四季厅接见的辜振甫,十月的北京正值最好的季节,从四季厅放眼窗外,一片片的树林层林尽染,各种树木的叶子呈现出绿、黄、红的色彩,非常富有立体感,美不胜收。在这样的美景中,江泽民和辜老先生愉快地交谈了两个小时,在平静、坦率的气氛中对涉及两岸关系的重大问题交换了彼此的看法。

汪辜会谈是在1993年4月27日至29日举行。作为汪辜会谈预备性磋商的主谈人,我4月23日就飞赴新加坡,与台湾海基会邱进益副董事长磋商会谈的有关事宜。

在我走进下榻的饭店,台湾的警察排成两队,形成夹道,每人都持着一人高的长棍。我就在他们中间走进电梯。据说,当天台湾方面一共出动了3000名警察,保护我和海协代表团。

汪辜会谈之后,为了落实《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等问题,1994年8月,我受时任海基会驻会副董事长焦仁和的邀请,率海协会的同事访问台湾。那是我第一次到台湾。离京前,有一些台湾朋友打电话来北京称,民进党想藉机闹事,你可能有人身危险,最好暂时不来。我当然感谢这些朋友的关心,但还是按经中央台办报请中央批准的海协访问团赴台方案,按原定计划启程赴台。

日后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有当天晚上的宴会。在新加坡董宫酒店,汪道涵伉俪宴请辜振甫伉俪。饭店巧妙地将两岸同胞之情嵌入九道菜名中,两会人员在一起出席宴会就是情同手足,双方同是龙族一脉,今夕是燕语华堂,琵琶琴瑟合鸣,谱一曲喜庆团圆,祝身体健康、万寿无疆,并祝兄弟之谊能三元及第、前程似锦。

李光耀促成汪辜会谈

这要从1992年国家主席杨尚昆访问新加坡说起。杨主席在与李光耀会谈时说,海峡两岸谈政治问题,条件还不成熟,但是可以先谈经济。李光耀立刻问杨主席,能不能把您的话转告给李登辉?杨主席毫不犹豫地回答可以。之后,据我驻新加坡大使馆转达李光耀的通报称,他专程到台湾,将杨主席的话带给了李登辉。一段时间之后,李光耀又告诉中国大使馆,李登辉同意两岸对话,由两会会长辜振甫和汪道涵谈经济,地点就在新加坡。我们同意了。

唐树备作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领事部主任,廖昌宏不再担任公司其他任何职务。那天会场上的热烈场景至今仍深深印在我脑海中。

19日上午,辜先生和夫人圆满结束了大陆的参访、会晤,我和夫人一直将辜振甫一行送到北京首都机场。在候机室里,辜先生再次感谢大陆方面的盛情接待。他还对我说,希望有机会到北京大学演讲。分别时,我们双手相握,相约汪道涵会长访问台湾时再见。但是,终因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两岸关系再度出现停滞。汪老最终没能去成台湾。而这次分手竟成为我与辜老先生的最后诀别。

在北京,钱其琛副总理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名义会见了辜振甫。双方的谈话集中在台湾的国际政治活动空间。我记得辜先生对钱其琛说,台湾目前的国际空间是大陆打压的结果。钱其琛则告诉他,不是大陆打压台湾,而是形势发展的结果。因为中国大陆发展了,在国际影响大了,很多国家要和我们建交,自然就和台湾断交。这个趋势还会发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