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同饮一江水——广东打工者歌唱大赛”广州市花都区合唱团演唱《沁园春·雪》。南方日报记者
李细华 摄

阳江阳春市区遭严重水浸,各方救助力量逆向向灾区挺进

深圳,罗湖美术馆、“悠·图书馆”等崭新文化设施纷纷落子,居民足不出户通过手机就能“文化点单”;广州,每8万人拥有一座图书馆,广州图书馆跻身“世界最繁忙图书馆”;梅州,300多座客家古民居摇身一变为农村文化俱乐部,尽管没有一线城市那么“高大上”,但村民一样可以在自家祠堂改造的幽雅环境中感受“诗和远方”……

“救援刻不容缓 我们随时待命”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推动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重心下移、共建共享,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高基本公共文化服务的覆盖面和适用性。”

阳春整个县城被淹。张由琼 万稳龙 摄

广东长期以来存在着公共文化服务发展不平衡的现象,表现为区域、城乡和不同群体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新时代,广东站在高起点谋划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的崭新格局,通过大力创建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推动县级图书馆和文化馆总分馆制、扶持和培育群众文化品牌、满足外来务工人员群体的文化需求、以智慧服务实现升级等手段,大力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打通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切实提升南粤百姓文化获得感。

9月16日8时至17日16时,受台风“山竹”环流影响,阳春市漠阳江上游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漠阳江河道水位上涨迅速,截至17日16时,已经超出警戒水位最高达2.74米,阳春市区受浸严重,部分镇农田受浸、农作物受灾,房屋倒塌,交通、水利等设施受损。

补短板▶▷激活基层文化“活细胞”

17日17时,记者来到阳春市春江大道,通过无人机的航拍可看到,阳春市漠阳江两岸建筑大部分已被洪水包围。水情紧急,很多老人、病人等需要救援转移。民兵轻舟分队、武警、消防等救援人员拉着皮划艇,逆向向灾区挺进。据统计,从16日至17日21时记者发稿前,阳春市共转移群众1.6万多人。

东莞大朗镇巷头村有着“中国毛织第一村”的美誉,率先致富的农民相继搬进了崭新农民公寓。今年9月初,一个由村委会投资打造的“四馆合一”的巷头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建成了,它包含村史馆、毛织展览馆、图书馆和生活馆。

图为17日21时许,消防战士紧急转移受困儿童。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由琼 万稳龙

整齐亮丽的全新小区,不见了老村模样,为了重拾“乡愁”,村史馆向村民们征集各种旧物,从昔日村民的《粮油供应薄》等旧票证,再到缩小复原的旧牌坊、大朗古道,一幕幕将老村的旧模样“搬”了进来。

用桌板转移瘫痪老人

“以前村民常坐在村头大榕树下话家常,搬进新家后关系也不能疏远。”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陈金华说,“四馆合一”的模式破解了这一难题。中秋节前,生活馆组织的手工灯笼制作活动吸引了数十名村民带孩子参加。今年8月,服务中心专门聘请社工组织完成一份上门“家访”,8名社工围绕村民的兴趣定向设计、组织社区活动。从书法课、木偶戏到粤曲粤剧表演,生活馆每周末都是人头攒动。为解决孩子们放学后托管问题,图书馆设置了“4:30课堂”。这些贴心设计,让服务中心成为村民在家门口的“生活驿站”,维系住了乡情。

90岁的老人瘫痪在家,但一楼水位已淹到离天花板只有三四十公分。要及时转移老人,又要防止老人涉水,成了一大难题。

长期以来,我省公共文化服务发展城乡不平衡明显,广东人均公共文化财政支出最高与最低的市之间,数值相差5倍之多。有人曾说,当城市里的孩子坐在现代化图书馆畅想“诗和远方”时,不少农村的孩子只能在昏黄的台球室里虚度光阴。

17日下午,接到老人女儿报警时,阳西消防大队儒洞专职消防队队长邓明东带着7人救援小组,驱车70多公里赶到现场,并进行多次研判。老伯所在村子处在一片低洼地,邓明东一行于下午6点半赶到时,进村道路已淹没成河,水深至齐胸位置,村子停电,一片漆黑。消防员们打起手电乘皮划艇进行搜救。

“补短板,就是要弥补城乡、地域、不同群体之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省文化厅时任副厅长刘启宇说,广东通过建设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等举措,着力弥补基层公共文化投入不足、使用效能不高的短板。

“房子一楼几乎全被淹了,一米八的个头也只能勉强露出头。”邓明东说,老伯住在二楼,如果让队员背他下来势必要碰到水。“队员看到躺在床上的老人,担心他碰到水会影响健康,心中实在不忍。”

从2013年启动建设至2017年底,梅州市累计投入9000多万元,以“三多三促”模式(即:多形态文化,多功能利用,多元化投资;促古民居保护,促文化旅游,促社会和谐)活化利用329间客家古民居,将它们改造为农村文化俱乐部。老祖屋华丽变身,增设图书室、电子阅览室、卡拉OK室、棋牌室、书画室、民俗展室等多种功能。

队员们曾考虑把二楼阳台的石头护栏敲碎,在阳台上把老人抬出来。“后来又有两名队员加入搜救,他们急中生智,想到用长板矮桌运送老伯的办法。”邓明东说,队员们在长板矮桌下绑着救生圈,让桌子有浮力。老伯平躺在长板矮桌上后,4名消防员在水中仰着脖子,面贴着一楼天花板,终于把老人转移出。

“通过对古民居进行标准化改造,让群众就近、自愿地参加公共文化活动,古民居由此焕发生机,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爱去的‘快乐大本营’。”梅州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救出老伯后,救援小组继续往返村子漆黑深巷,陆续救出10多人。

广州图书馆跻身,记者来到阳春市春江大道。佛山三水北江边,历经五百年风雨的陈氏大宗祠巍然屹立,它同样以“文化+祠堂”的模式,被改造为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镬耳屋内,乒乓球活动室、乡村图书馆、电子阅览设备一应俱全,书画、醒狮、龙舟、舞蹈、象棋、乒乓球等10多个文体协会,每逢周末轮番组织活动,热闹非凡。“无论是不是陈氏族人,随时都能进入陈氏大宗祠享受文化服务。”管理员陈达荣说。

阳江当地体育馆救助站里医护人员在治疗受灾人员。张由琼 万稳龙 摄

琳琅满目的各式书籍、高科技VR体验、多功能活动中心……不久前,位于佛山高新区树本产业家园内的高新区智能文化家对外开放。唯尚家具、雪莱特光电等首批11家企业文化家园示范点获得授牌,它们与智能文化家一起服务佛山高新区40余万产业工人。围绕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的建设,佛山各镇区打造“智能文化家”,着力构建满足产业工人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力求“以文化人、以文引人、以文促产”,提升在新一轮抢人大战中的竞争力。

“看到民警来了就安心”

古语云:“富润屋,德润身。”过去少人问津的乡镇文化站、农村图书室,摇身一变成为了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依托这一平台,不断注入党建、文化、农业科技、康体健身等多种服务。镇、村基层公共服务设施的使用效能获得了极大提升,基层文化的“活细胞”被激活,打通了公共文化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慢慢来,平稳点就行。”72岁的老婆婆由于重病,从阳春市中医院转移出来时已处于昏睡状态。皮划艇来到龙湾路口,水逐渐变浅再难前行,消防人员赶紧招手示意,已在路口等待的医护人员拉来一米左右高度的移动担架床。随后,数名护士和消防员抓紧床单两边,一起合力将老人平稳地抬上移动担架车,用救护车转移到阳春市人民医院。

“种”文化▶▷百姓舞台百姓演

“救援刻不容缓,我们接到任务很快就赶过来,两辆救护车轮流运送。”医护人员把老人接走后不久,再次回到路口待命。

深圳罗湖区文化馆内,吧台、录音房、排练厅、志愿者空间一应俱全,俨然成了“草根版”的戏剧人之家,深圳最“火”的群众业余戏剧品牌——“09剧场”在这里诞生。

阳春市体育馆是阳春市区3个避护安置点之一。17日下午,受水浸影响的群众陆续被转移到该安置点。安置点内提供食品、热水,并有当地民政局工作人员、医护人员、阳春市应急志愿者协会志愿者等为安置市民提供服务。

2012年3月,罗湖区文化馆馆长符史安与南下打拼的戏剧人邸叙然走到了一起,在文化馆联手推出“军哥剧说”系列舞台剧。它在国内首创“单人脱口秀+戏剧小品+歌唱、朗诵和舞蹈”的表演形式,以深圳人的视角来创作,素材全部来源于深圳普通人的生活,打造出了深圳版的“开心麻花”。6年来,演出近600场,吸引20多万人次观看。

截至17日19时,该安置中心已经安置了110多名群众,以老人小孩为主。严茂彩是安置点中年纪最大的一名老人,今年92岁,住在春城街道红旗路一栋旧楼的一楼。16时,他家开始浸水,半小时内涨到齐腰处。他是独居老人,当地街道、派出所人员赶到他家,将他背下楼后,又用快艇救出来。“当时很慌张,看到民警来了就安心。”

“以前文化馆的使用效率很低,一个月才一两场演出,群众参与度也不高。植入‘09剧场’品牌后,文化馆成了罗湖每个周末不落幕的群众剧场。”符史安说,通过设计一系列以节目为核心、以馆为阵地的群文活动,文化馆从单一“物理空间”变成“文化品牌”,影响力大大提升。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欧楚欣 陈彧

从2016年起,广东大力推进县级图书馆、文化馆总分馆试点建设,以县图书馆和文化馆为总馆,在乡镇、农村建设服务点,不断向基层群众辐射,将文化“种”到群众中去。

张俊 杨世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