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央广网北京5月1日消息(记者张棉棉)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五一劳动节到了,这两天,勤劳的快递小哥天舟一号也在太空中用自己的努力工作致敬了劳动节,除了送货,他还为天宫二号提供了加油服务,足足加了五天,任务圆满完成,我国稳步迈入空间站时代。未来我国的空间站究竟什么样?如果国际空间站补给出现问题,能否请天舟一号帮他们解决问题?

嗨!大家好!我叫胖九,学名C919,是中国首款按照最新国际适航标准研制的干线民用飞机。今天下午,我就要在上海浦东机场首飞,还是有点小激动!

美国电影《地心引力》里的女主人公是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在出舱进行哈勃望远镜维修时遭遇太空碎片袭击,历经千难万险方才搭乘停靠在中国空间站——天宫上的神舟飞船逃脱升天。如果说之前的电影还停留在想象阶段,那么,这一次天舟一号任务的实施,真正让我们的空间站开始了有了具象的目标。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杨保华表示,天舟一号任务的成功,标志着空间实验室阶段任务成功,也代表着我国正式迈入了空间站时代。这次“天舟一号”进行的空间实验室的燃料补给是我国空间站建造前的一个关键技术。突破以后,实际上为我国空间站组建和长期运行扫清了最后一个障碍。

2015年11月2日,国产大飞机C919首架机总装下线,胖九是不是萌萌哒!

据了解,按载人航天阶段性规划,我国空间站有望于2020年投入运转,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戚发韧表示,核心舱可能在2018年发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王兆耀说,根据规划安排,将在2019年至2022年前后进行中国载人空间站的组装建造。

C919机头部前脸设计令飞行员视野更开阔。

和国际空间站不同,我们的空间站规模适度,重量不到国际空间站的一半——90多吨,还有拓展能力,同时,总体方案优化,增强了建造的灵活性。此外,还创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共轨飞行模式,利用高新技术成果,提高了综合效能。

C919驾驶舱内景。

王兆耀介绍,国际空间站是上个世纪后期研发的,我们是二十一世纪建造空间站,要尽量用最新的科技成果、信息技术、电子技术等技术成果运用于空间站,过去空间站没有网络,现在可以把网络都放在空间站上,将来在空间站可以和互联网互通。

天舟一号任务的成功,我的学名叫COMAC919。哈哈大家对我了解吗?我的学名叫COMAC919。COMAC是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英文简写,C既代表COMAC,也代表咱China。第一个9表示天长地久,而19是说我的最大载客量是190座。我的标准设计航程为4075公里,可以一口气从长春飞到拉萨!

我们的空间站建设第一步迈出去了,补给来源也有了,于是有人问,我们能不能像电影里那样对国际空间站也支持一下呢?因为就在不久前,美国运载火箭发射出现问题,它的货运飞船失利了,俄罗斯也是给国际空间站上行出现了发射失利,眼看国际空间站就要“断顿”,杨保华的回答是:“在国际空间站建设之初,美国、欧盟等国家拒绝中国加入国际空间站的建设,所以我们的技术标准和一些硬件的接口不完全一样,要实现统一,短期内技术上还是存在一定的难度。”

别看我叫胖九,体型俊着呢,戴了一副酷酷的墨镜,简直帅呆啦

王兆耀进一步解释说,其实为国际空间站运送货物的服务能力,应该说中国是具备的,但是在细节上,在接口标准上还不一样,需要进一步做工作,“这些年已经开始制定空间航天器特别是载人航天器接口的标准规范。就像我们不同型号的手机一样,型号多了,充电器都有了,但是充不上电,因为插头不一样。”

先来看看我的体型吧,我是双发涡扇中型机,毕竟是干线客机,长38.9米,连翼展35.8米,高12米,就算身高1米9的乘客走在机舱也挺舒服,最大起飞重量为72吨,虽然没有波音777那么大,但也是小干线家族中较大的机型了小名叫胖九恰如其分吧!

美国《时代》周刊曾经把国际空间站比作一个最酷的“树上小屋”,最早的发起者美国欢迎来自15个国家的宇航员们前来玩耍,甚至包括一些来自南非、巴斯、荷兰和马来西亚的“幼儿园”小朋友。但中国?从来没有。

其实我的身材线条流畅哦,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机体从设计、计算、试验、制造全是中国造,对俺胖九制造自主性的质疑可以休矣!我用了新一代超临界机翼,自主发展的一分钟快速成型法提高了机翼曲面质量,改善跨音速范围内的可控性,减少飞行阻力,从而节省了很多燃料。科学家们还殚精竭虑,经过一系列超过15000的风洞吹风试验,让我拥有比现役同类飞机更好的巡航气动效率。

2011年时,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因为国家安全原因,禁止美国与中国的航空计划有任何接触。美国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2012年发布的一项调查警告称,中国的决策者“认为太空力量是综合国力竞争的一部分”。美国加州大学2015年还发布了一项取名为“中国梦,太空梦”的报告称:中国正通过其太空项目,将自己转化成一个军事、经济、技术大国,并以牺牲美国领导力作为代价,这对美国利益有很严峻的影响。中国长城工业总公司原新闻发言人耿昆说,中国90年代后期,就不能发射带有美国元器件的卫星,更不用说加入国际空间站,“高科技的竞争一直都是实力抢夺的焦点,说你偷技术也是因为觉得你成长了,至少美国不愿意用他的手,用他的国家的企业让中国的航天能力哪怕是商业性或者是成熟性上有所提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