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7点45分左右,在机场路三里亭公交车站发生一起惨烈的车祸。一名2岁左右的小男孩从电动车脚踏板上放的塑料凳上滑落,被一辆路过的公交车碾轧身亡,边上的妈妈痛不欲生,几次想要挣脱交警的阻拦扑向已经没有呼吸的孩子。

谢强(化名)是江西某大学哲学专业的毕业生。在寝室,因为办事稳重、乐于助人,被室友尊称为“强哥”。

□实习记者 王斐帆 见习记者 张超 文 唐玮洁 制图

5月初,谢强如愿找到了一家单位,签了就业“三方协议书”,同寝室其他几位室友的“就业问题”就成了他毕业之前最大的事儿。不仅为室友,也为他自己。

早高峰发生惨剧

作为学生预备党员,谢强被学院分配了一个硬性任务,就是督促、帮助同寝室的其他人尽快与用人单位签订“就业三方协议书”。谢强和他的同学们早就被告知,如果在论文答辩之前还没有交上就业协议,就不允许参加第一轮论文答辩。

路人司机目不忍视

5月17日,谢强急坏了,因为明天就要论文答辩,而他上铺的室友因为生病发烧,耽误了找工作,至今没有签就业协议,学院就业指导老师已经打电话催促了好几遍。在学院的党组织生活会议上,谢强也因为任务完成的不好,被点名批评。

当时正值早高峰,很多路过的行人和司机都目睹了这一起惨剧。

思索再三,谢强决定厚起脸皮再争取一番,他来到与自己签了“就业三方协议书”的公司,央求老板给自己的室友再签一份就业协议。老板犹豫着不愿意签,因为他已经帮谢强的另一位同学在空白的“就业三方协议书”上盖上了公司的章。

“太可怕了,我看了一眼就走了。”摩的司机邓师傅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我就在不远的地方,听到公交车的刹车声,后来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大叫声。我过去看了一眼,太揪心了,孩子当场就没有了,孩子的妈妈在边上哭得撕心裂肺,好几个交警都劝不住。孩子爸爸来了之后还很激动地想去找公交司机,被交警拦住了。”

自此以后麻烦来了:老板在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接到自称是“省教育主管部门”的电话。对方很详细地询问公司是不是和谢强以及他的同学签了就业协议。老板给了肯定的回答,心里还默默佩服省教育主管部门核实工作做得细致。可没过几天,公司又接到了自称是“省教育主管部门”的电话,还是在了解谢强他们签约的事儿。这让老板很惊讶:难道这些人上班就干打电话这一件事?

355路司机左师傅告诉记者,当时他开着车被堵在事故现场附近,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111路公交车,车上的女司机因为受不了事故现场的刺激当场昏倒。

不胜其烦的老板告知谢强,省里已经打了几个电话来核实他签就业协议的事儿。谢强这才不好意思地“坦白”:那几个电话都是学院里负责就业的学生干部和老师打的,目的是检查用人单位的回答是否“合格”,如果不合格,就得叮嘱谢强与用人单位充分做好沟通,确保这3个问题能够对答如流:第一个问题是“贵单位有没有招应届毕业生”;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有,招的是哪个学校哪个专业的,他叫什么名字”;第三个问题是“他在单位上做什么”。

记者在现场看到,机场路三里亭公交车站附近由西向东的道路被一条绿化隔离带分开,隔离带的右侧有一条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出事的电动车就在靠近机动车道的位置,现场还有不少血迹,行人路过此地也少不了惋惜。

只有这样,所有毕业生逐一过关,才能确保省里真正的就业抽查不出问题。

从电动车“专座”滑落

老板明白后,有些生气。如今谢强又央求他帮忙再签一个,他拒绝了。谢强可怜巴巴地告诉老板,如果不帮忙,明天这个同学就没办法参加这轮论文答辩,只能等到6月底最后一批。那时同学们都离校了,就他留下来多孤苦伶仃。

谢强被学院分配了一个硬性任务,早高峰发生惨剧。不幸滚到公交车轮下

老板起了恻隐之心,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在谢强拿来的第三份空白的就业协议上盖上了红色的公章。

据了解,死亡的孩子姓黄,18个月大,昨天跟着妈妈赵女士一起坐电动车去外婆家玩,宝宝坐在电动车踏板处的塑料椅子上,没想到在机场路三里亭公交车站附近出了意外。

据了解,去年谢强所在学院的就业率,是他们全校各学院中最低的,为此学院就业口的老师年终奖都没发。今年学院发誓要“翻身”,成立了就业领导小组,从老师到学生干部、学生党员,层层签订责任状,每人都必须负责一定数量的毕业生,确保他们在规定时间内签好就业“三方协议”,而且确保上级主管部门抽查时不出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