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毕业季,一些地方本应免试就近入学的“小升初”,却暗藏“赶考热”。义务教育阶段禁止分重点校和重点班,然而眼下,重点校、重点班不仅没有被取消,反而悄然掀起小升初“秘考掐尖儿”大战。教育部门需要动真格的切实取缔类似违规做法。

6月12日,河南省商丘市纪委官微发布了商丘市人民政府原秘书长杨华的案例剖析。纵观杨华的仕途轨迹,从1998年2月任商丘市睢阳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期间为其亲属招揽工程,收受钱财,到任夏邑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期间为请托人谋利……直至2016年4月被立案审查,杨华的每一次职务升迁,都伴随着违纪违法事实。从这起案件中,我们能得到哪些警示,获得哪些启示呢?

早在2010年,《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就明确要求,逐步取消义务教育阶段重点校和重点班。也就是说,2015年是备受诟病的重点学校和重点班的“大限”。然而日前,广州某公办重点初中还在组织“秘考”,从2000份小学生简历中筛选出200份进行面试,为其重点班择生。类似做法不独广州,以“掐尖儿”为目的“秘考”和分班考,在全国范围内仍普遍存在。

为此,本报记者与中央纪委驻中国社科院纪检组副组长高波、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对话碰撞,就此案进行剖析。

充当重点班选拔工具的“秘考”,打破了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剥夺了孩子平等受教育的权利。既违背有教无类的优秀中华传统教育之本,更违反国家义务教育就近免试入学的基本原则。

思想认识上偏了一寸,行为就要偏出一丈

要彻底取消义务教育阶段重点班,教育部门要切实履行学校依法治校、依法治教的监管,立即叫停违规“秘考”,接受社会监督,依规处罚实施“秘考”的学校,同时加快强校带弱校步伐,推进中小学校内、校际均衡教育。从长远看,教育部门还应主动放下应试教育的指挥棒,摒弃唯升学率、唯分数论的陈规陋习,把中央关于加强素质教育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

问:杨华每一次职务升迁,都会有违纪事实尾随而至。他从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一步步蜕化,您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高波:违纪违法事实是现象,透过现象看本质,应当看到的是杨华扭曲异化了的权力观、利益观和职业观。思想认识上偏了一寸,行为就要偏出一丈。

庄德水:从个体角度来说,每一名腐败分子的蜕化都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最初的腐败“量变”缺口往往在于思想认识发生偏差,这是一种规律。错误的思想认识集中表现为“官念”错位和特权意识强烈。有的党员领导干部没有摆正做官与做人、掌权与为民之间的关系,甚至把权力当作特权,不愿意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更不愿意接受党组织的监督和班子成员的提醒,以致坠入腐败深渊。

问:2013年以来,杨华不收手、不收敛,借逢年过节、生病住院之机多次收受他人钱物,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其不收手、不收敛的心理根源是什么?

高波:我们经常会在正风反腐中用到“防线”“底线”等高频词,杨华顶风违纪的事实说明:廉洁自律的防线被破、党纪国法的底线失守,往往引发的是一种“自由落体效应”,不收手、不收敛不过是其外在表现。这里面既有“猪油蒙了心”的贪婪,更离不开挥之不去的侥幸心理。因此,习近平总书记谆谆告诫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守住面对礼品礼金的“第一次”,把好廉洁过节的“第一关”,才能走好廉洁从政的每一步。

问:杨华在自我剖析时说:“自己之所以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主要与平时不注重学习、不注重世界观的改造有很大的关系。”广大党员领导干部应从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庄德水: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党员领导干部一旦疏于学习,就会产生松懈麻痹思想,长此以往,纪律防线会松弛,党性会变质,腐败问题会滋生蔓延。在新时期,党员领导干部决不能把政治理论学习看作是可有可无的事情,要明白“为什么学习、学习为了什么”。每一个党员领导干部都应当把政治理论学习与世界观改造相结合,从政治理论学习中明确世界观改造的方向,从世界观的改造中检验政治理论学习的效果。

政治纪律红线决不能破,对抗组织把戏决不能玩

问:通报称,杨华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您如何看待个人有关事项对党员领导干部的重要性?党员领导干部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时又该注意些什么?

庄德水:能否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是评价党员领导干部是否对党忠诚老实的重要标准,也是党员领导干部从政的行为底线。党员领导干部要本着对党组织忠诚、对个人负责的态度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内容上要全面报告个人的“家事”和“家产”,特别是经营性和投资性内容,重点报告配偶子女就业和投资情况;在方式上,既要按制度规定定期填报个人有关事项表格,又要在日常生活工作中随时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变化情况,以便组织更好掌握党员领导干部的发展动态和信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