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讯
日前,世界长寿乡生物与大健康高峰论坛在梅州蕉岭举行,10余位来自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科学院的院士、90多位来自省内外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

图片 1

“微生物技术正渗透到医药、农业、能源、精细化工、环境保护等几乎所有的工农业领域,这是我国在国际生物技术领域少有的可供抢占的新高地。”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广东省微生物研究所名誉所长吴清平在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指出,推进微生物研究和产业化运用时不我待,希望加快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微生物安全与健康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并争取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重点项目。

11月2日—4日,广东省“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演讲大赛总决赛,在广东广播电视台1600平方米演播厅成功举行,此次大赛共有12名“时代新人”脱颖而出。

广东正在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在吴清平看来,北部生态发展区是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生态屏障,发展绿色生态有机产业是重点之重。而蕉岭作为“世界长寿乡”,培育大健康产业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广东卫视《时代新人说》专栏将陆续和大家分享本次大赛获奖选手们的动人演讲。

微生物研究和产业化时不我待

精彩回顾

南方日报: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您多次建议加快粤港澳大湾区微生物学科布局。为何会有这样的考虑?

在比赛现场,来自全省各行各业的参赛选手动情讲述与祖国共成长、与时代同奋进的生动画面,用平凡人的追梦故事讲述奋进中的中国故事,生动诠释了时代新人爱国情怀的深刻内涵,触动全场观众的心灵。

吴清平:微生物研究是我国在国际生物技术领域少有的可供抢占的新高地。发展微生物新兴产业,对于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改善人民生活质量、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都具有积极作用。

今天,我们来听听铜奖获得者肖帮妮演讲的故事。

当前,推进微生物研究和产业化运用时不我待。近些年,全球各主要发达国家对微生物领域都给予高度关注。中国在微生物组领域的研究起步并不晚。经过多年积累,我国微生物的研究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不断缩小。在全球微生物组研究和应用的竞争中,我国要实现从跟跑到并跑,乃至领跑,推进微生物系统性重大创新研究是关键一招。为此,这些年我一直呼吁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微生物安全与健康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小绳子,大世界

具体而言,它有两个内涵:

演讲者:肖帮妮

一是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微生物安全与健康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该中心的菌种保藏量将在国际上具有重要的位置。这样我们可以进行组学研究,同时建设相应的大科学数据库,建成以超算平台为基础的生物信息学研究中心。

.

二是合成新的结构化合物,以及发展微生物制造,这将催生出功能食品、生物医药、生物能源、医疗器械、生命科学仪器等多个方面的应用。譬如,开发新型微生物制剂,替代传统的抗生素,这将有机会打造出千亿级产业集群。

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条特殊的绳子,它是一条来自大山里的跳绳,你们看,直径只有1毫米的钢丝,两边的把手是竹竿削制而成。在2019年7月挪威举行的WJR跳绳世界杯赛上,我身后视频中这个来自广州花都区跳绳队的学生岑小林,就是凭借这样不起眼的绳子,以3分钟1142跳,一举创下了新的世界纪录。在这场比赛中,岑小林和他的跳绳团队,代表国家摘得了金牌85枚,他们带着小绳,站在世界的赛场为祖国呐喊,祝福,你们听!

在中国南方,特别是广东,地处热带亚热带,是微生物的天然宝库。在粤港澳大湾区打造微生物高水平科技平台,对于促进各类功能性微生物及其代谢产物的开发与产业化应用,推动高效利用微生物意义重大,也有利于防控微生物的危害,实现趋利避害。

跳绳队中的孩子大多出自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七星小学,这是几年前我曾工作过一所村小,地处广州北部的偏远山区,尘土飞扬的乡道旁,破旧不堪的教学楼,杂草众生的土操场,很难想象这竟是一座在广州这样的发达城市的学校。整个学校只有6个班级,100多名学生,有四成以上是贫困家庭的留守儿童和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这些孩子他们从小就感受到了家庭条件带来的压力,大多性格敏感而内向,似乎没有更远大的抱负。

南方日报: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微生物安全与健康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目前进展如何?

直到遇到了他们体育老师赖宣治,那一年,赖老师刚从武汉体育学院毕业应聘来到花都,当他第一次走进七星小学,看到这些乡村孩子时,就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同样在农村长大的他从小就喜欢打篮球,通过体育他改变了自己,走出了山区,他也想通过体育给这里的孩子带来自信。

吴清平:这个项目得到了广东省政府、中国科学院、国家发改委等多方的支持,我们正分期推进。这里面有不少探索性工作,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需要久久为功。

恰逢2012年,区里正在大力推动跳绳,想到跳绳简单又不占地方,对于资金和场地都有限的七星小学来说简直是再适合不过了。于是,在这样的机缘下,他组建了一支跳绳队,可是篮球专业的他对跳绳也是一窍不通,自己都跳不好,就更别说教好孩子了,他的跳绳队组建了快一年,并没有多大成效,甚至还出现了解散的危机,看不到成绩家长们纷纷以影响学业为由要求退队,把孩子们从跳绳队拉回了家里,初期召集到的60多名队员只剩下十几人。

第一期是培育期。现在各项工作进展顺利。广东省科学院利用建设高水平研究机构的经费,给予了前期的有力支持。第二期是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项目可能落户广州南沙,我们希望能在年底前完成论证工作,并争取于明年纳入国家“十四五”规划重点项目。

可赖老师还是不想放弃,因为了解他们所处的生存情况,他深刻意识到要带领这群孩子在这个小小的山区里走出特长之路,就必须让自己成为一个更精专的教练。于是他便一头扎进跳绳研究,课余的时间他就窝在宿舍里面上网找资料学习。学校的经费有限,他把一些废弃的电线、摩托车刹车线收集起来,在村子里砍根竹竿作把手,为了跳得更快,他还研究出了一种“半蹲式”跳法,每天朝阳升起,日落夕阳,学校操场上总能看到赖老师和孩子们跳绳的身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