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在过去的2017年,网络安全领域机遇与挑战并存。一方面,网络攻击、信息泄漏、诈骗、传销等安全事件层出不穷,不断敲响民众数据、信息安全的警钟。另一方面,2017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网络安全法》,让全社会看到了网络安全领域的“国家力量”,标志着网络安全执法从此有法可依。来自各大互联网安全平台的数据显示,网络安全威胁正从传统概念上的PC端和移动端的病毒模式逐渐向数字化和破坏性等方面转移。

张能

经济发达地区仍为诈骗高发区

网上的二手物品交换平台比比皆是,但如果是线下就有一家这样的实体交换商店,可以近距离挑选,身在广州的你会不会去?来自湖北的85后张能,6年前带着对旧物的浓厚情怀,开了广州市第一家实体交换商店,并为之取名“幸福”。随着媒体的曝光,张能以及他的这家小店一度成为“网红”,从八岁到八十岁,来寻求物品交换的人络绎不绝;6年来,店里进进出出的物品不下一万件。

据猎网平台发布的《2017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广东、山东、江苏、河南、四川、浙江等省级行政区的被骗用户最多,广东仍然是网络诈骗的高发区域;若按照城市进行划分,北京是举报数量最多的城市,共计879起,其次为深圳广州、上海、成都和重庆等地。由此可见,经济发达及人口大省是网络诈骗举报最积极的区域。

而在这些物品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承载了许多伤感回忆的“前任礼物”,它们见证过若干段美好恋情,却因为感情破碎而最终被主人寄存于此,近两年来这样的物品越来越多,张能的商店也因此被戏称为广州的“失恋博物馆”。近日,本报记者专访了“馆长”张能,听他讲述自己和这家小店的故事。

从被骗网民的年龄上看,90后网络诈骗受害者占总数的43.1%,其次是80后占比为31.6%,由此可见,作为互联网主力军的90后和80后,同样也是网络诈骗受害者的多发群体。而值得注意的是,随着00后年龄的不断增长,与互联网接触不断深入,其遭遇的网络诈骗也在不断增加,00后受害者占比从2016年的3.0%增长到如今的8.4%,社会经验少、自我保护意识弱的00后逐渐成为骗子们的行骗目标。

在广州天河南商圈的某居民小区里,记者找到了这家并不算很起眼的交换商店: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店里堆满了各色各样的物品,其中绝大多数是年代久远的旧物;
柜台后面正在翻看账本的正是店长张能,他衣着极为朴实,纯色羽绒服搭配运动裤,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留着八字胡,外加下巴上浓密的络腮胡,张能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随意,甚至有点“不修边幅”。

电脑与移动端病毒态势大幅下降

多年来他为人熟知的昵称是“伦子”,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名。对于媒体到访,张能已经可以如“老江湖”般应对自如,还不忘拿自己的外貌开涮,“虽说开着网红的店,却没有长着一张网红的脸。”

据《腾讯安全2017年度互联网安全报告》显示,腾讯电脑管家在2017年总计拦截电脑端病毒近30亿次,相较2016年同比下降36.2%;2017年新发现病毒数量更是打破近六年来持续上涨的走势,首次出现下降趋势。与此同时,感染病毒木马的用户电脑也相应减少,2017年腾讯电脑管家共发现6.3亿台用户电脑中病毒木马,相比2016年同比下降23.2%。

张能的交换商店

移动端病毒的下降趋势更为显著,《腾讯安全2017年度互联网安全报告》称,腾讯手机管家在2017年截获的An-droid新增支付类病毒包数同比下降八成;手机病毒感染用户总数为1.88亿,相较2016年同比下降62.4%。

“穿越回古代去行侠仗义”

与病毒下降趋势相比,利用移动端作为载体的二维码、付款码等方式在方便人们生活的同时,也为骗子提供了更多的行骗机会。以往“主攻”赶集网、58同城等分类信息网站上的不法分子,如今纷纷转移到了移动端上,在猎网平台接到的用户举报中,有65.6%的受害者是通过银行转账、第三方支付、扫二维码支付等方式主动给不法分子转账。此外,在2017年的新型手机勒索软件中,也出现了二维码付款的方式,可见二维码作为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产物,也成为骗子手中的“新武器”。

张能从小生活在湖北,2007年大学毕业后来到广州,最早去了造船公司上班,学机械设计的他虽说专业对口,却没能在工作中找到乐趣,坚持了4年后就辞职了。在那四年里面,他唯一的乐趣就是利用周末外出旅游,结识全国各地的朋友,“当时单身没什么牵挂,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拿起背包就走,旅游多了心就收不回来了,基本上每个周末我都不在广州。”

加密货币暴涨成网络犯罪新战场

裸辞之后,心宽的张能干脆先不工作,把过去几年剩下的积蓄都拿来旅游,玩了三个月后他来到北京,刚好当时北京出现了第一家实体交换商店,里面老古董、老电器、旧玩具、旧漫画等应有尽有,以物换物,顾客和店家各取所需,这个新兴事物极大地挑起了张能的兴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