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广东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陈实宣涉毒涉枪涉恶犯罪案作出一审判决。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广东法院宣判的首起涉恶死刑案件,有力打击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南方网讯12日,笔者从省林业厅获悉,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公布了2018年国家森林城市拟批准名单,共27个城市获批,其中我省的深圳市和中山市入围,至此,珠三角9市有望全员获评为国家森林城市,这标志着珠三角国家森林城市群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

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广东法院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及省委部署要求,充分发挥审判职能,扎实工作,深入推进专项斗争全面开展。同时,全省法院聚焦10类打击重点,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重大黑恶势力犯罪,努力将每一起案件办成经得起历史、人民、法律检验的铁案。

2013年,我省首次提出在珠三角地区“建设国家森林城市群”构想,2017年4月以来,经省政府批准同意,省林业厅先后印发实施《珠三角国家森林城市群建设规划》,明确提出了珠三角国家森林城市群建设总体思路、目标和指标体系,以及六大建设任务、十大重点工程,标志着广东率先建设国家森林城市群、统筹城乡绿化工作全面铺开。

将专项斗争工作

根据《规划》,到2018年,珠三角9市全部达到国家森林城市建设标准,到2020年,完成各项建设任务,基本建成全国首个国家森林城市群。到2025年,将珠三角地区建成具有较强环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达到或超过国际较成熟世界级城市群现有水平。

列入院年度重点工作

目前,广州、惠州、东莞、珠海、肇庆、佛山、江门等7市已先后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而随着深圳市和中山市入选国家森林城市拟批准名单,珠三角9市有望如期全部达到国家森林城市建设标准。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特别是中央督导组进驻广东以来,广东高院通过召开院党组会、全省法院电视电话会议、全省中院院长会议等,对深入开展扫黑除恶斗争进行再动员再部署。

笔者从12日的中山市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新闻发布会了解到,中山市自2016年启动“创森”工作至今,对照国家森林城市评价指标体系,5大类40项指标均已顺利跃过标准线。全市新造林面积3.7万亩,市域森林覆盖率提高到35.48%,城区绿化覆盖率提高到43.14%,城区人均公园绿地面积提高到18.62平方米。

一方面,省法院迅速成立由广东高院院长龚稼立为组长的领导小组,研究制定了《全省法院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工作方案》《省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关工作职能及机制》,将专项斗争工作列入院年度重点工作。同时,全省三级法院均成立由法院院长担任组长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及办公室,负责统筹、组织、协调扫黑除恶工作。

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2015年底,深圳市启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工作,全市围绕“创建国家森林城市,打造世界著名花城”的主题,推动实施一系列重大生态工程,有效地改善了人居环境,让老百姓获得实实在在的生态福利。

记者了解到,为统筹推进全省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广东高院还研究制定了督导工作机制及督导工作方案,并于8月上旬派出3个督导组赴广州、深圳等地中级法院和部分基层法院开展第一轮督导检查。据悉,第四季度还将进行第二轮督导。

创建工作开展以来,深圳全市共改造提升了100余个各类公园,建成华侨城湿地公园等8个湿地公园,香蜜公园、人才公园、深圳湾公园西段等特色主题公园建成开放,全市公园总数达921个。完成了18条花卉景观大道、26个花漾街区和73个街心花园建设,新增立体绿化60万平方米。建成4个森林小镇,其中盐田区梅沙街道入围“全国最美森林小镇100例”。

“今年2月至8月,省法院派出副厅级干部参加省政法委督导组工作,对深圳、惠州等地市驻点进行督导,加强对重点案件跟踪督办,积极采取建立案件动态台账、上级法院督办等方式加强重点案件办理。”广东高院副院长洪适权说,全省各中院对辖区内超过六个月未能审结的涉黑涉恶案件进行督办。

编辑: 陈雨昀

为广泛发动群众参与到专项斗争中来,我省法院还将诉讼服务热线、诉讼信访主渠道与“互联网+”举报渠道相结合,在省法院网站上设立了扫黑除恶专栏,设置扫黑除恶举报通道,派出专人接待群众来电来访举报。

加大对涉黑恶案件

财产刑判罚力度

上月中旬,广州市中级人员法院对刘永添等54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进行了二审宣判。二审期间,法院为没有聘请律师的上诉人和原审被告人依法指定辩护律师,确保其在诉讼中的合法权利得到及时保障。

涉黑恶类案件往往涉案人数多、案情复杂,全省法院严格按照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要求,落实“三项规程”,刑事辩护全覆盖,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确保案件取得良好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努力将每一起案件办成经得起历史、人民、法律检验的铁案。

把这类案子办成铁案,考验广东法院和法官们的担当和智慧。

“审理涉黑恶案件难点多,主要集中在非法证据排除难度大、证人不愿出庭,个别律师利用罢庭、闹庭等不当干预炒作案件等。”广东高院刑事审判庭一位资深法官告诉记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