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6日,第六届广东省民族运动会进入开幕式后的第二个比赛日,受强台风“山竹”影响,省民族运动会组委会及时对赛事作出调整,其中,提前结束龙舟竞赛等项目,将珍珠球等户外项目转入体育馆内,延迟蹴球等项目比赛。

高泰协助徒弟们制作手工月饼。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万稳龙 摄

“加油,抽个好签!”16日晚,在连南瑶族自治县体育馆内,第六届省民族运动会“民族健身操”项目迎来决赛。在各个领队进行抽签的同时,运动员们抓紧时间进行训练。

■明月照匠心——中秋寻访老手艺人②

此次运动会从我省实际情况出发,新增“民族健身操”项目,“民族健身操是带有民族特色的群体性体育项目,有利于推广全民健身。”省民族宗教委有关负责人说,该项目有规范、固定的动作以及详细的打分标准,兼具竞赛和表演特点。

年过半百的广州人大多不会忘记在秀丽的珠江水上悠然而行的“花尾渡”。这种在尾部画着不同花卉图案以作识别的船只,就像浮在水上的优雅天鹅,带着货、载着人,往来珠水,成为老广州的一部分。

本届运动会,不少学生参加了民族健身操项目。“民族健身操结合健身和舞蹈,很有民族特色,在学校里深受欢迎。”来自佛山科技学院的大学生胡海耀说,这次运动会由学校老师组织他们参赛。

随着珠三角交通越来越便捷,“花尾渡”在上世纪80年代已经消失。不料,在2016年,这个充满诗意的名字又重新“面世”,成为了一个坚持纯手工月饼制作的品牌。

从本届运动会来看,民族传统体育普及程度更高了,如运动会所设的12个竞赛项目,除花炮外,其余11个项目都有超过10支队伍参赛。

9月18日,台风“山竹”刚过,广州的路面还有少许断枝横桠。在天河区“花尾渡”的生产间,58岁的高泰一边给月饼包馅,一边指挥着其他师傅有序地和面、切皮、擀皮、盖戳。这一天,高泰协助“徒弟们”人均做好了360个月饼;这一天,只是他坚持手制月饼36年来的寻常一天。他希望这样“寻常”的手工月饼手艺能一直寻常下去,不要濒临消失,不需怀旧惦记。

这体现了广东推广普及民族传统体育的成效。据省民族宗教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一些民族地区的学校也将民族传统体育纳入教学内容,如惠州市龙门县高级中学曾拿过全国民族运动会男子三人板鞋竞速比赛的冠军。“广东还设立了少数民族体育协会,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向该协会购买培训、赛事等活动,进一步推广普及民族传统体育。”

历经七年从入行到上手

笔者通过走访省民族运动会代表团了解到,目前,广东有12个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训练基地,分布在部分市和高校,致力于民族传统体育推广普及。

58岁的高泰出生于地道“老广”家庭,按照习俗,每逢中秋节各家各户都会摆一桌美食来“拜月”。“那时候物资比较贫乏,一家人可能就在传统饼店里买上一只月饼,配上一些柚子,炒碟石螺,煮几个芋头番薯就美滋滋地过节。”高泰对月饼的喜爱就在从小时候埋下了种子,那种皮薄馅软的香甜,即使是入口即化,也让他迟迟不舍得吞咽。

在15日的比赛结束后,韶关龙舟队在女子组250米直道赛、混合组250米直道赛、混合组800米直道赛项目中积分均排在第一位。“乳源瑶族自治县有龙舟训练基地,省民族运动会开始前,每个乡镇会预报名,后由省市教练、专家挑选。”韶关龙舟队领队曹国秀说,报名的有一两百人,最后选出五六十人。

对食物的兴趣使高泰从小就喜欢烹饪。“高中毕业的时候,家里人给我介绍了一份在机关饭堂的工作,我马上就过去了。”他回忆说,在那个饭堂浸淫了四年,学到不少烹饪的基本功。

除了龙舟基地,位于中山市的中国毽球训练中心也是名声在外。今年,中山毽球队有14人参赛,目前在小组赛保持全胜。“我们代表广东参加了历届的全国民族运动会,几乎都拿到了冠军。”中国毽球训练中心主任、中山毽球队领队张铁林说,“希望毽球能早日进入省运会项目。”

1982年,改革开放的大潮在广东涌动,中国第一家五星级酒店也已封顶,逐步面向社会招有一定基础的师傅过去当学徒,准备试业。高泰说,尽管那时已经有一份大多数人羡慕的“机关工作”,但自己始终觉得能到这样的大平台,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我决定离开机关时,别人觉得傻,但家里人却很支持。”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王聪 通讯员 粤民宗

在广东,“一盅两件”的饮茶文化盛行,因此粤式点心在经营茶市的酒店内也与菜肴分量相当。高泰也由此正式进入了学做粤式点心的门道。

编辑: 郭昊奇

如运动会所设的12个竞赛项目,只是他坚持手制月饼36年来的寻常一天。“最开始学做都是按照师傅的指导,一步一步做,虽然做得慢,但是有师傅一直在旁边监督指导,所以不会有大的差错,只要严格按照步骤,都可以做出来口味基本合格的点心。”高泰说,相比平日的“茶市”点心,一年一度的月饼制作对点心师傅来说更难。高泰头几年做月饼也做得不熟练,只能做一些煮豆沙、煮莲蓉等基础工作。

一个纯手工月饼的诞生,需要历经挑料、制馅、和面、切皮、擀皮、包馅、盖戳、烘焙八道工序。当中最难的是制馅。“月饼的调馅和配料是个学问,需要不断练习和琢磨,才能掌握口味的精髓。”高泰进一步解释,即在煮好莲蓉或豆沙后加上油和糖,然后在锅里“铲”。这个过程中,加多少油、多少糖、铲的时间多长等等,都决定了饼馅的软硬度。

从1982年正式入行,到熟练掌握月饼及各种点心的制作,高泰经历了差不多七年时间。

在上世纪90年代,“点心师”的资格证书很被看重。它不仅是职业技能的体现,也是个人薪资提升的门槛,因而很多点心师傅都一门心思地“考级”,高泰也不例外。从三级点心师、二级点心师……他一路考上去,直到1994年,荣获“特二级点心师”这个当时最高级的职业资格证书。

为后辈“寻味传统”出山坐镇

原想一辈子就呆在酒店当师傅的高泰并没有想过自己会“跳”出来,带一帮“孩子”做月饼。

“奶奶、爸爸是做餐饮的,爷爷是做手工编织的,到了我这一代,出了我这个做点心的。早些年物资还不像现在特别丰富的时候,每年中秋我都会在家做百来个月饼送给亲戚朋友,我做得开心,大家也吃得开心。”高泰说,直到最近十年,经济条件越来越好,社会的物资越来越丰富,科技越来越发达,一到中秋,机器生产的月饼堆积如山,大家却说没有了原来的味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