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新亮相的婚恋节目《中国新相亲》中,“月老”张国立的睿智和幽默俘获了不少观众的心。节目中,父母意见对男女嘉宾择偶有很大影响,这一点也引起了不小争议:对真正的相亲来说,有父母把关是不是更放心?对此,观众们的看法不一。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在春节、十一等长假来一趟出境游是不错的选择,而距离较近、消费较低且签证相对容易办理的东南亚国家,自然成了大部分人境外旅行的首选。然而随着中国游客人数和购买力的不断增长,一些只针对中国人的区别对待现象慢慢显露了出来,部分外国服务人员屡屡“花式”向国人索要小费,甚至连海关人员都不例外,“宰中国游客一笔”似乎成了他们的惯例。

规则不同:嘉宾带着爸妈找对象

普吉岛某海滨度假酒店 中新经纬李晓萱 摄

与《缘来非诚勿扰》等大众熟悉的相亲节目不同,前晚,东方卫视开播的《中国新相亲》最大的亮点是年轻人带着爸妈一起来找对象,长辈的意见将对最后结果起到重要作用。节目中,男女嘉宾的父母从过来人的角度出发,给儿女们在择偶问题上提供切实可靠的参考建议。录制现场特设的“观众红娘团”,也能够实时通过弹幕为两代人提供旁观者的意见。最终,观众能从两代人观点的碰撞中发现“幸福密码”。

小费文化盛行 “强行”式服务让你掏钱

同时,在男女嘉宾做出“是否约会”的最终决定之前,双方不能见面。嘉宾只能面对对方长辈拷问,而另一方只能坐在玻璃房旁观现场情况,通过大屏幕考察对方,这既能防止单纯“以貌取人”的弊端,还可以增添神秘感、提升节目悬念。而在这个过程中,长辈意见能否与儿女达成一致,就决定着相亲是否顺利,只有遇到自己十分心仪的嘉宾,另一方才能打电话通过“月老”张国立转接自家父母。

在东南亚国家旅行,除了感受当地的阳光沙滩,吃水果海鲜,给小费也成了当地人心照不宣的一种“文化”。

实际上,除了相亲这个内容,值得观众关注的还有代际沟通问题,大家能从前来坐镇的父母、亲友在言谈中所呈现出的家风,观察到男、女嘉宾的成长环境和人格养成,这对于判断两人是否会真的幸福有一定参考价值。

王先生去年9月和妻子在泰国蜜月旅行时便遭遇各种“花式”索要小费的事情,大巴司机很辛苦要给小费,地接导游很累也要给小费,酒店服务生帮你提箱子要给小费,打扫房间要在床头留下小费,看动物表演要给动物小费也要给驯养人小费,做SPA要给小费,外出就餐、购买商品商家也是默认不找零视为小费……

竞争激烈:

据了解,泰国小费文化由来已久,由于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服务人员的薪资待遇较差,给他们一些小费也是人们约定俗成的规矩。就连中国驻泰国大使馆对游客的特别提醒中,也有一条是关于给小费的内容:

40万年薪女嘉宾掀话题

在酒店搬行李、清洁房间或就餐时如对方服务良好,可视情给服务员20泰铢至100泰铢(4-20元人民币)不等的小费。如账单已含服务费,可不另付。

节目有了全新的规则,现场就竞争激烈,父母为儿女的婚事充当“神助攻”,有的大秀嗓音,有的大秀智商,有的则干脆豪言:“以后你们两夫妻回家,家务活全都交给我,我来做饭,我是全能型老爸。”这一点能吸引很多人。

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网站截图

此外,两代人在择偶观、婚姻观上的差异,有时也导致父母最后定下的对象并非年轻人自己的理想型。节目中,号称“佛山版黄轩”的黄洲龙喜欢单纯善良美好的姑娘,妈妈则给未来儿媳立下规矩: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晚上十一点前必须回家,还要会做饭。他们一家有很多公寓出租,家底丰厚。随后,为了抢得优质女嘉宾,男嘉宾的妈妈竟然反复掏出了自家出租屋的一大串钥匙,数量之多吓呆了现场观众。对于自己的这个行为,她说:“我没什么文化、不会表达,只是觉得这样很真诚。”

据北京某旅行社越南带团领队金某表示,给小费可以获得更好的服务,拿打扫酒店为例,假如你给了1万越南盾(大约3元人民币)小费的话,他们会把床铺整理的很干净,假如你给了2万的话,他们还会帮你把衣服叠好,甚至心情好的时候会帮你把毛巾叠成天鹅的形状,给再多的话甚至会在床上撒一些玫瑰花瓣以及在房间内喷一些香水来让游客心情愉悦。

女嘉宾吴雨橙从事时尚工作,因为长相不错而遭到疯抢。在要求外形好之外,她提出的择偶标准是:与自己收入差不多,在北京有车有房。她疑惑地问:自己这种经济独立、性格坚强的人应该找什么样的人?但是张国立认为,虽然有经验表明,男方收入是女方收入的1.5倍最合适,但生活不是公式,充满着不确定性,“我觉得(年收入)40万不是一把尺子,关键在于你们是否相爱,两个人未来在一起,幸福是最重要的”。

资料图 来源:中新网

观众态度:

然而本来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事情,却掺杂了一些变了味的现象,比如服务人员为了索要小费而去刻意做某件事。

是父母找,还是年轻人找?

“在我们刚入驻酒店的时候,有一个服务生过来,二话不说就从你手里硬夺过行李箱帮你搬运,不给都不行,可是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酒店有电梯,我们自己拿上去很方便。”王先生在房间里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服务生才把行李拿上来。“据说是因为行李太多分不清送错房间了,最后他送来了也没有一句抱歉的话,站在门口冲我们笑也不离开,我们就秒懂了,这是在等小费。”

黄洲龙表示,女嘉宾梵烨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但妈妈就很喜欢。竞争者的爸爸给女嘉宾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表达他儿子的爱意,黄妈妈又表示“我也要唱”,不服输的性格惹得现场热议,也在观众中间引起意见分化。

据王先生介绍,在泰国旅行6天时间里,共给出去大约300元小费,虽然金额不多,却让他心生疑惑:这些小费当中,有多少是通过劳动和服务获得的,又有多少是浑水摸鱼拿到的呢?

由于家庭背景和父母情况对于相亲越来越重要,就有人表示,父母参与婚恋大事很有必要,“把爸妈请到现场和子女同台探讨婚恋问题,无疑是利大于弊,上一辈过来人阅历经验丰富,可以为下一代爱的小船保驾护航。”“很多时候,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所以在恋爱阶段,双方就能多和长辈沟通,必定是一件很好的事,也能大大提高恋爱的成功率”。从节目看来,有了父母的参谋,男女双方都顺利牵手,皆大欢喜。

公职人员伸手要钱 海关、安检也要“捞油水”

但也有不少人认为,父母发表意见要掌握分寸,不能有太多干涉,“有的妈宝男永远需要依赖别人,父母总要放手,有的人很有主见,意见不合就会有矛盾,毁掉幸福,所以这个度要好好把握”。有高呼“自由恋爱”的人说,如果是年轻人找对象,还是应该以自己为主,遵从自己的意愿,毕竟小家庭的建立最终是靠两个人的努力。

如果说这些地方的“收小费”情况是国情风俗,那么出入境海关工作人员公然向中国游客索要费用则是不折不扣的“看人下菜碟”了。

评论

北京姑娘小鱼今年春节带着家人一起随团去越南芽庄旅行,在出发前就被旅行社领队告知,出入越南海关时每人准备10元人民币小费,夹在各自的护照里,默认是给海关工作人员。如果不照做,就容易被关“小黑屋”。

婚恋节目 为何长盛不衰

“毕竟谁都不想被关,谁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而且时间也耽误不起。”小鱼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此前曾有新闻曝出有中国游客在越南过海关时因拒交小费被殴打。小鱼对中新经纬表示,当时心里略有不快,但想着领队也是为了大家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便默认了这种“潜规则”。

文/曾俊

中国公民被越南边检人员索要小费不成被殴打致骨折 新闻来源:凤凰视频

现代人承受着很大压力,每天奔波,而疏于对感情的沟通和梳理,年轻人对婚恋有渴望,但很多时候又不知该如何着手,这也是婚恋节目永远有市场的原因,也是“相亲角”遍布全国各地的原因。其实,如果不把《中国新相亲》《缘来非诚勿扰》当作纯粹的婚恋节目来看,而是把它当成观察社会、了解男女感情困惑的通道,也蛮有意思。

排队时,小鱼还特意问询周围其他中国游客是否准备了小费时,答案都是肯定的。而同样来越南旅游的俄罗斯人则均未准备小费。

此外,90后与父母之间的亲子关系,也随着时代的改变渐渐发生变化。这样的两代人通过“相亲”这件事考验对彼此的了解,增进代际沟通。虽然许多问题都存在争议、磋商,但只要讨论了,就有进步的可能。当然,在这个价值多元的空间里,我们应该尊重他人,尽量不要随意评论、抨击他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