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13日电近日,关于儿童免票的标准再次引发社会关注。随着中国儿童体格发育水平变化,现行的儿童免票身高标准线是否还科学?在年龄和身高之间,又该如何权衡,才能保障儿童的社会福利?

  精准推送为网上消费带来了便捷,也给不法分子制造了可乘之机。有些知名移动平台利用用户信息定向发布虚假广告,诱导用户消费。

  儿童票以身高为标准引争议

  “作为一个年轻妈妈,我经常上淘宝、京东等购物平台给孩子买日用品。最近我发现,每次点开这些购物APP,首页上总会弹出不少婴儿用品的广告。”北京某外企员工张倩说,“这种主动向客户推荐商品的做法,让人又惊喜又担心。惊喜的是,不少商品正是我想上网找的,网站主动推荐过来,省去了我反复搜索的麻烦;担心的是,网站通过我的购物记录掌握了我的消费信息,如果这些信息被坏人利用了,我该怎么办?”

  近日,关于儿童票购票的标准再次引发民众的关注和讨论。其中有人认为,以身高为标准的购票方法是在变相“惩罚”大个子,但同时也有民众觉得以身高为标准更加方便快捷。

  依托大数据,分析用户消费习惯,给用户的消费行为打上标签,继而有针对性地推送商业信息,这被称为“精准营销”。

  家住河北省秦皇岛市的史女士告诉中新网记者,因为自己和爱人的身高都比较高,儿子欢欢还不到5岁就超过了1.2米,很多免票优惠欢欢都无法享受。

  精准营销能为生活带来便捷。比如,根据你的听歌记录,网易云音乐会主动推送你偏爱的歌曲,产生的个人年度音乐报告让乐迷感到贴心;根据你的点餐记录,大众点评能精确推送你喜欢的美食选项,精心推荐的美味让你大饱口福。这些商业APP以大数据为依托,提供个性化的精准服务,减少了人们上网搜索的麻烦。

  “我觉得这挺不公平的,长得高又不是孩子的错。”史女士告诉中新网记者,如今很多儿童免票的景点,欢欢都要买半价票。

  可是,精准营销也给不法分子带来了可乘之机,甚至有些知名移动平台也利用掌握的客户信息定向发布虚假广告,诱导人们购物消费,以致吃亏上当。前不久有媒体报道,某知名移动平台在一些三四线城市精准推送虚假广告特别是医疗广告,赚取不义之财,其后果就是消费者遭殃,企业声誉受损。

  但同样也有家长认为,继续采用以身高为标准的购票办法很合理。“我经常带着女儿乘坐公共交通出去玩,觉得用身高标准很方便。如果采用年龄标准,我们也不能每次出门都带着户口本吧。”家住北京的刘女士告诉记者。

  精准营销,贴心服务难“贴心”。据阿里巴巴安全部负责人介绍,商业移动平台依托大数据掌握的用户信息包括姓名、年龄、住址、消费习惯、联系电话等,几乎可以准确地给用户画像。“由于相关法律法规还不完善,对向用户精准推送商业信息、商业广告的做法如何监管,缺少具体规定。很多移动平台虽然也知道这没有法律依据或者涉嫌侵权,但因为缺少具体规定,处罚也不到位,也就大着胆子放开去干了。”

  为何以身高作为标准?

  据介绍,目前这种网络“黑灰产业”的年产值已达千亿元之多,很多黑灰产业从业者利用大数据的能力超过一些知名互联网企业,能精准获取数据,进行精确推送,甚至实施诱导消费,坑骗消费者。

  中国以身高作为儿童票的购票标准似乎已由来已久,那么其背后又有何考量?

  个人信息不能被过度使用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张冬光在此前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解放初期,户籍登记制度以及身份信息情况不好确定,所以比较方便的方式就是看身高多高,并按这个来区分和收费。

  手机APP越界获取个人信息已成为网络诈骗的主要源头。应尽快从法律上明确大数据与个人隐私的界限,为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提供法律支持

  而在部分领域的现实操作中,以身高为标准同样有比年龄更加明显的优势。

  28岁的李小欣在上海某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喜欢浏览微博获取信息。可最近她碰上了麻烦事:“我发现微博常常给我推送一些婚恋广告,推荐的对象都是年轻、会做饭、事业有成的帅哥、白领,有时还会附带一张很阳光的照片,个个完美得不行。不知道这是通过注册微博时提供的个人信息发现了我婚姻状况,还是因为我搜索过和情感相关的关键词。这种没头没脑的推送,真让人受不了。”

  以公共交通为例,据北京的一名公交车司机介绍,以身高为标准,可以直接判断儿童是否在优惠范围之内,而如若每个孩子上车都要提供证件以查验年龄的话,则会导致效率过低。

  腾讯社会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目前,手机APP越界获取个人信息已成为网络诈骗的主要源头,高达96.6%的安卓应用会获取用户手机隐私权限,而iOS应用的这一数据也高达69.3%。

  近7成家长赞成以年龄作为标准

  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的调查显示,有近九成的人认为手机APP存在过度采集个人信息,近八成的人认为手机APP上的个人信息不安全,七成以上的人认为网络平台在尊重和保护用户隐私方面做得不好。

  今年4月,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69名儿童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7%的受访家长认为以身高作为儿童票收取标准不合理,67.1%的受访家长赞同儿童票收取以年龄为准。

  李小欣说, 大部分APP在下载安装时都会被要求开通多项权限,
包括使用电话、使用位置、使用通讯录等。如果不同意,则无法使用这款APP,“这种强制性的授权许可,算不算霸王条款?”

  而数据从一定程度上也佐证了这些家长的看法。据媒体报道,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从1992年到2002年,全国六岁的城市男性儿童平均身高增加了4.9厘米,而到2012年又增加了3.7厘米,达到了1.2米,12岁儿童平均身高已超过了1.5米,14岁儿童的平均身高已达到或接近了1.6米左右。

  李小欣认为,在你下载安装一款APP的几分钟空当,数千字的用户协议隐蔽地在你手机屏幕窗口里,根本没人会逐字逐句地细读。今年初支付宝发布年度账单营销,就因为替用户默认勾选“我同意《芝麻服务协议》”而遭到批评。根据这份协议,用户将允许支付宝收集用户的征信信息,并且允许支付宝将其提供给第三方机构。“这种替用户做决定的‘默认勾选’,在很多网站都存在。”

  北京市民曲女士就很赞成儿童票收取以年龄为准。在她看来,现在孩子营养都比较好,以曾经的标准来要求现在的孩子,不但有些“过时”,还很容易在购票过程中产生矛盾。

  大数据的信息搜集实际上模糊了商业信息与个人隐私的边界。“当你完成一次消费支付,你可以把它视为个人隐私,但这同时也是服务商的一次服务过程,是经营记录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下,商业大数据与个人隐私是交叉的。”沪江网法务总监林华说,但截至目前,大数据的边界并不明确,哪些信息类型可以被互联网平台搜集和提供给第三方?哪些情况下将被视为侵犯用户隐私?立法与执法环节都还未能跟上商业环境的新变化,“当务之急是尽快从法律上明确大数据与个人隐私的界限,为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提供法律支持。”

  而更让她担心的是,当孩子看到其他小朋友可以享受优惠而自己不行时,甚至会让孩子里留下心理阴影。

  在判断手机APP是否过度申请权限时,用户也要结合自己的需求做出判断。“假如一个非常简单的工具类APP如手电筒、小游戏要获取较多权限,就可以把较敏感的权限如联系人、定位等关了。”林华建议,如果在安装时被迫选择授权,弥补措施是安装后及时关闭相应的权限,尽可能减少信息泄露的风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