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深圳5月16日电深圳罗湖海关16日通报,一名男子近日携带一只濒危动物黑熊标本,从罗湖口岸入境时被海关当场截获,该名男子涉嫌走私濒危动物已被海关立案调查。

  网络管理员刘永生

  5月11日下午,一名男性内地旅客提着一个黑色尼龙大行李袋从罗湖口岸入境时,海关关员要求其行李进行X光机检查。从海关的X光机显示屏上,可清晰地看到一幅貌似熊的形状的动物显像图,关员们于是让其将行李袋打开。在层层覆盖的杂物下方,竟然藏了一只小熊。乍一看还以为是活的,但实际上已被做成“活生生”的标本。

  刘永生是广州开发区一家精密机械公司的网络管理员。他把自己形容成网络技术的“老黄牛”,这已经是他在制造业企业工作的第十个年头,他说:“网络管理员虽然不接触工业核心设计,但如何保障核心设计安全传输到制造终端,正是我工作的价值所在。”

  记者在罗湖海关现场看到,这只标本为幼年熊,四肢着地、呈俯身爬行状,外观形态完整、但耳部有残缺,它的背部毛皮为深棕色,头部与胸腹部颜色稍浅,胸口处有一道淡黄色“V”型纹路。经初步测量,大约70厘米长,30厘米高,重量约为4千克。

  刘永生每天要做好服务器维护、电脑及桌边设备维护、网络、电话维护,“工作职能变化不大,但这10年自己可谓是被技术‘推背’前行,每天都有不同的变化。”所以,即便去年一举夺得广州开发区“技术能手”大赛网络管理员组的冠军,刘永生依然说:“自己每天都在学习,永远不敢说自己很牛。”

  罗湖海关关员说:“这只小熊看起来憨态可掬,相当可爱。可现在被残忍杀害,只剩躯壳制成标本,真是令人感到痛惜!”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安娜

  被当场查获后,当事人对自己为了赚取非法的“带工费”而帮人带货过关的行为懊悔不已,但为时已晚。

  三四平方米的机房内,几台电脑和设备,这里就是刘永生的办公室,他在这里已经度过了将近10年。

  经海关卫生检疫部门现场初步鉴定,该男子携带的标本动物为黑熊。据了解,黑熊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属于濒危野生动物。中国早在1981年就加入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根据CITES以及《海关法》、野生动植物保护法等法律法规规定,邮寄、携带、托运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出入境,必需持国家濒危办或其驻各地的办事处出具的允许进出口证明书向海关申报,否则,旅客严禁携带濒危动植物及其制品。根据《刑法》相关规定,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贵动物及其制品,将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个人守网“包打天下”

  这个主机轰鸣的办公室里,刘永生像是盯守网络的一只鹰,时刻不松懈。日常的网络维护,电脑用户安全管理,周边设备、网络设备硬件的维护……但凡跟网络有关的一切问题都在刘永生的职责范围内。而且这家企业就只有他这一名网络管理员,“这份工作逐渐把我一个本来很慵懒的‘宅男’变得越来越积极。”刘永生笑道。

  放在以前,刘永生想都不会想到要去参加技术能手大赛之类的比赛,这次能报名参加,并一举夺魁,几乎都超过了他对自己的理解范围。“说得好听一点我们叫网络工程师,说得不好听,就叫做网络管理员。”在与记者交谈时,他从来不放过一次自嘲的机会。虽然技能考试得了第一,他却一定要把自己“自黑”到好像得了倒数第一。

  “进入到这个瞬息万变的网络技术时代,我们比任何行业都需要保持学习的能力。”刘永生说,他每天都会遇到新的问题,“现在主要是通过网络主动学习,比如,最近在网上完成了CCNA思科网络工程师的课程。”

  一个月复习技能竞赛得第一

  在刘永生看来,做网络管理员需要的技术含量与日俱增,稍不留神就容易“掉队”。平日里,他会经常和朋友们切磋一下网络技术,所以此次参加比赛,他觉得也是到了出来“练练兵”的时刻了。

  虽然每年都有岗位技能比拼的比赛,但刘永生从来没报过名,这一次他决定试试,而且,“平时都是一个人工作,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做好决定后,刘永生每天利用下班时间来备考。那段时间,刘永生跟当年上高考考场一样。“按照往年的出题范围,复习了一遍计算机的基础理论知识,而这些可能平时在实操中不会去细想。”

  刘永生记得那天平静地走上了考场,考完出来长长吐了一口气,他觉得卷面答题还有很多值得斟酌的地方。“没有完全达到理想中的效果。”直到最后他被通知在技能比拼中拿了第一名的成绩,他都不敢相信。“前来比拼的都是各企业的岗位能手,都是实力最强的技术人员。”

海关关员要求其行李进行X光机检查,  刘永生是广州开发区一家精密机械公司的网络管理员。  大学本科毕业南下广州

  刘永生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计算机专业,2004年他刚毕业时,正值计算机行业发展得风生水起。作为正牌大学热门专业的毕业生,他很容易就在河北当地找到了一份工作,“做销售、跑市场,不过都跟计算机无关”。

  他说:“那时,在河北没有成熟的计算机产业,当地企业也极少需要网络人才,想找个对口的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在家乡待了几年后,刘永生觉得这样待下去不行,应该到产业集中的广东来闯一闯,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2007年,初来乍到的刘永生寄住在广州的老乡家。“一开始能有份养活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他通过中介找到一家大型汽车企业下属的汽配厂做仓库管理员,每天“整理一下零件,摆放一些设备”。

  这明显不是刘永生最初想要的生活。半年后,他通过朋友找到一家机械制造企业做网络管理员,“这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总算回到了自己的老本行”。

  刘永生一直在往自己理想的方向努力。除了回归到自己的本专业,他还想要一些“自由的空气”。朋友们都知道,身为理工男,刘永生却喜欢把生活打理得卓有情趣,几年前,他买了一个价格不菲的单反相机,虽然钱花得有点心疼,但“喜欢摄影,喜欢到处拍一些美景”。刘永生还结交了一帮热爱摇滚音乐的朋友常在一起演奏,他也练成了一把吉他好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