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全国教育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就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作出全方位战略部署,提出“要扩大教育开放,同世界一流资源开展高水平合作办学”。

新华社香港11月18日电
港铁公司高层18日下午表示,东铁线大学站损毁极其严重,需要深层次修复,规模近乎重建。此前,有暴徒在大学站持续实施打砸、纵火等暴力行径,并破坏两列停放在上水站和大学站的列车。

截至目前,作为教育开放的重要内容,我国经教育部和各省市审批通过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总计2405个,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国际视野的国际化人才;同时,与52个国家或地区签署了高等教育学历学位互认协议……

从12日开始,暴徒占领香港中文大学,并大肆破坏临近中大校园的大学站。18日下午,记者在港铁公司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大学站。车站外,被破坏的墙面及设施被铺盖上巨幅白布,地面上是一堆堆烧焦的指示牌、垃圾桶、碎玻璃等残留物。还没走进车站内,记者便闻到强烈刺鼻的烧焦气味。

开放,带给中国教育新气象,开启中国教育新篇章。

走进地铁站,地面上随处可见烧焦的大块黑色痕迹,有清洁工人在清扫地面,但污痕十分难清理。多个出入口处的玻璃被砸,较高处的玻璃被砸出大小不一的洞,低矮处的玻璃则整面被砸碎。

打开“窗户”:相送“希望”“幸福”

站内设施和设备也未能幸免。被破坏的天花板全部盖上保护罩,自动取款机卡槽被堵住,出入口闸机被烧毁,港铁路线图被涂抹至完全看不清。在月台上,八达通拍卡器被砸烂,用来寻求支援的紧急呼叫机内电线被扯断,消防栓也被撬开,墙面下的管道都暴露出来。

初冬的暖阳,洒进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的俄语教室。

列车路轨惨遭暴徒攻击。港铁公司副车务总监李家润介绍,在大学站以北1.5公里的路段范围内,列车信号系统被严重破坏,列车行经此路段时需要人工操作慢速行驶,速度每小时不超过22公里。“速度减慢,我们的列车班次也就减少,因而整个东铁线行车时间都延长10到20分钟,极大阻碍我们乘客的出行。”李家润说。

一堂课临近尾声,61岁的俄罗斯籍外教娜杰日达·瓦西里耶夫娜·拉祖姆科娃轻轻起了个头,带领学生们深情地唱起俄文歌曲《哦!严寒啊严寒》。

李家润表示,此前有暴徒持续向列车路轨投掷自行车、砖头、梯子等杂物,严重威胁列车运行安全。为尽可能保障路轨安全,港铁公司工程人员在路轨上方一座桥上安装铁板,防止有人再向路轨扔杂物。

“孔夫子的家乡曲阜是座安静而美丽的小城。在我心中,这里是最适合读书人做学问的地方。”拉祖姆科娃说。

此前,暴徒破坏两列分别停放在上水站和大学站的列车,并在车厢内纵火。18日下午,记者来到港铁何东楼车厂,看到列车车身上被涂上侮辱性字样,两列列车每节车厢都留有破坏痕迹。

得益于俄罗斯秋明国立大学与曲阜师范大学的友好合作,5年前,精通俄语、法语、意大利语等6门语言的拉祖姆科娃从家乡秋明市来到孔子故里,教授俄语与俄罗斯文化。

车厢内一片狼藉,空气中充斥着烧焦的刺鼻气味,车厢门被烧至变形,天花板上的电缆垂在地面上,车窗玻璃碎了一地,有座位被烧得只剩支架,地面全是纵火后残留的黑色痕迹,有两间车厢相连的信号电缆因多次被烧而断掉。“工程量庞大,修复十分困难,我们得查询库里零件设备存量,修理时长和损失金额都难以估计。”李家润说。

在俄语中,“娜杰日达”是“希望”的意思,拉祖姆科娃十分乐意学生们称呼她“希望老师”。她教的多名学生多次在高校俄语大赛中获得佳绩,有的学生还因此得到公派留学机会,这让她特别高兴。

截至18日晚,港铁列车服务仍未恢复正常。多条线路部分路段暂停运营,东铁线和西铁线部分路段列车班次减少,铜锣湾、香港大学、旺角、尖沙咀等车站提前至晚上9时关闭。

俄语系2018级学生刘连旭说,拉祖姆科娃严谨、敬业,她的课程,让同学们受益匪浅。

编辑: 陈雨昀

“我教学生们俄语,为他们打开一扇希望的窗户;他们教我汉语,也为我打开一扇了解中华文明的窗户。”拉祖姆科娃说,过去5年,是她30多年教育生涯最高产阶段,她与中国同事一道,撰写了3部专著,发表了30多篇论文。

拉祖姆科娃介绍,每次回俄罗斯度假,她都乐于向人们讲述在中国的见闻与感悟。其中,谈的最多的还是孔子及其“有教无类”“学而不厌”的教育思想。她爱给俄罗斯孩子们讲孔子教育弟子的故事,让他们学会帮助和同情弱者。

两年前,拉祖姆科娃获得“齐鲁友谊奖”,这是山东省为表彰外国专家而设立的最高奖励。在中国的这些年,她以曲阜为圆心,走过哈尔滨、北京、上海、重庆、杭州等10多个城市,但曲阜始终占据心中特殊的位置。

“曲阜保留了古老中国许多原生的、民族的文化基因。”拉祖姆科娃说。

言谈中,记者了解,拉祖姆科娃十分珍惜在中国交流学习的机会,原本去年已到期,但她第二次续签任教合同,再续与孔夫子的缘分。

“追随孔子的脚步,你就会幸福。”拉祖姆科娃给记者写下赠言。

网红“洋教”:亲历、共享发展

往蜡烛上喷“水”,蜡烛升腾起火焰;往化学器皿里加入液体,绿色泡沫蹿至屋顶……一身白大褂、戴着护目镜、发须花白的“洋教授”戴伟,用一口流利的汉语,以幽默风趣的方式向中国孩子们展示化学世界的神奇,引来“哇”声一片。

戴伟今年61岁,来自英国,是北京化工大学的特聘教授。这位拉祖姆科娃的同龄人,20年前就来到了中国的大学校园和实验室,一直没有离开。

上个世纪80年代,戴伟第一次来中国参加国际会议,爱上了中国。1996年,这位年轻的化学家接到北京化工大学的邀请后,辞去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化学系教学委员会主席职务,来到北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