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香港11月19日电
对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港澳办19日发表对香港法院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的谈话,多位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相关谈话及时、必要,有利于正本清源,厘清相关法律问题,再次确认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拥有最终解释权。他们对香港法院相关判决感到惊讶,认为判决难以令人信服,不利于香港当前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会对香港社会政治产生长远负面影响。

新华社香港8月15日电
自6月以来,香港反对派和一些激进势力借和平游行集会之名,进行各种激进抗争活动。虽然特区政府已多次表示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已彻底停止,但他们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得寸进尺、变本加厉,暴力行为不断升级,社会波及面越来越广。这些人肆意践踏法治,恶意破坏社会秩序,搞得香港乌烟瘴气、动荡不安。一些人甚至公然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公然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其气焰之嚣张、行径之恶劣,令人发指。

香港特区高等法院原讼庭18日判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并裁决《禁止蒙面规例》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

包围警总,冲击立法会,肆意挑战管治权威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对此表示,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令人震惊和失望。“紧急法”是在香港回归祖国前,经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符合基本法并予以保留的香港原有本地法律之一。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挑战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基本法的相关决定,也公然挑战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

在一些别有用心人士的煽动下,从6月开始的游行屡屡演变为暴力冲突,其行动完全超出了和平游行示威的范畴。激进分子有组织袭击警察事件开始发生,警察总部两度被包围,政府部门受到滋扰,特区立法会大楼更遭到严重冲击和大肆破坏。激进分子肆意破坏法治,挑战特区管治权威。

谭耀宗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当年决定保留“紧急法”,意在为行政长官保留在紧急情况下一定的应变权力。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挑战了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不利于香港当前的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会对香港社会政治产生长远负面影响。

6月9日,有示威者发起“反修例”游行,10日凌晨激进分子意图冲击特区立法会,并堵塞周边道路,袭击警察。袭击者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有人在前排充当“攻击手”,有人专责“布防”,有人担任通信员,传递警方位置信息。激进分子叠高铁栅栏推向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雨伞、水瓶、铁枝等硬物,甚至有人企图抢夺警员佩枪。事件导致8名警员受伤。

谭耀宗强调,中央多次提出,香港的司法机构要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这也是广大香港市民的期望。然而,特区高等法院的判决导致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依据“紧急法”制定的“禁蒙面法”不能落实执行,这相当于是在纵容蒙面暴徒继续实施暴力违法行为,令广大市民失望。他认为,高等法院的判决不恰当、有问题,应及早纠正。

6月12日,激进分子先是霸占金钟一带街道非法集会,其后有组织地冲击警方防线,更以砖头、自制铁矛等武器袭警,造成22名警员受伤。至深夜,激进分子仍集结在立法会一带,更投掷自制燃烧弹。警方表现克制,但有人不断冲击防线,警方迫不得已使用适当武力驱散示威人群。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表示,根据基本法第160条,香港特区成立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认不与基本法抵触的香港原有法律继续在香港采用,“紧急法”即为其中之一。而基本法相关条款也规定了行政长官的职权,包括负责执行基本法和依照基本法适用于香港特区的其他法律。因此行政长官有法定责任和权力在香港社会出现动荡时,使用“紧急法”采取相应措施。

6月21日,在特区政府已宣布停止修订《逃犯条例》的情况下,激进势力仍升级行动,包围警察总部,有人向警总外墙投掷鸡蛋,有人涂污外墙,有人用“水马”、铁栅栏堵塞各出入口,大闸被铁链锁上,闭路电视被胶带、雨伞等遮挡。向警员淋油及使用激光射警员眼睛。有反对派议员到现场助威。当日,还有激进分子流窜至位于湾仔的税务大楼、入境事务大楼,堵塞各出入口,阻碍市民使用公共服务;其后前往政府合署、高等法院大楼继续堵塞行动。据记者现场观察,激进分子在湾仔、金钟一带设置了多个物资站,派发头盔、眼罩、盾牌、食物、水及医疗用品等。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和港澳办的表态及时表明了立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拥有最终解释权,这是毫无疑问的。根据基本法相关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香港法院解释基本法,但相关解释必须令人信服。香港现在面临非常严峻的局势,在公共安全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特区高等法院的相关判决缺少令人信服的解释。

6月26日,激进势力煽动示威者第二次包围警察总部。铁马封门、激光射眼、漆涂监控、涂写粗口、高声喝骂,强拆公共木椅的木条作武器,拆掉“香港警察总部”水牌的部分字母和笔画。有反对派议员再次到包围现场助威。除包围警总外,网上还出现“起底”警务人员个人资料的不法行为。

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中央政府根据宪法和基本法,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以行政长官为主导的行政主导体制。“紧急法”所提到的危害公安的情况及紧急情况的定义及适用性,是国家安全及“一国两制”范围内的重要事项。

7月1日,本该是香港各界人士纪念回归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的喜庆日子,暴徒们先是集结堵塞道路,冲击警方防线,向警员投掷不明腐蚀性液体。在围堵政府总部后,极端激进分子突然以极为暴力的手段冲击特区立法会大楼,用铁棍、铁箱车破坏大楼玻璃外墙,用带有毒性的化学粉末攻击警察。他们强行闯入特区立法会大楼,在里面大肆破坏,损毁庄严的议事厅和特区区徽,在主席台上公然撕毁基本法,展示象征“港独”的龙狮旗,更煽动成立所谓“临时政府”。

陈曼琪指出,特区政府律政司有必要就特区高等法院相关判决提出上诉。与此同时,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可根据基本法第158条,对基本法行使绝对解释权。

多区捣乱,制造事端,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对于裁决“禁蒙面法”的主要内容不符合相称性标准,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主席马恩国表示,裁决只注重小部分暴力示威者的个人权益,却忽视广大香港市民的权益,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才符合整体公众权益。

进入7月,事态进一步升级。激进分子在香港多区蓄意制造事端,或非法集结或非法游行。他们将暴力魔爪伸向社区,滋扰市民正常生活,恶意袭击警务人员,肆意破坏社会公共秩序,严重损害香港法治。他们的暴力行径令人发指。

编辑: 陈雨昀

7月6日,示威者在屯门发起所谓“光复屯门公园”游行。期间有示威者与包括老人在内的居民发生多起争执,有正常活动的居民不堪滋扰,躲入公厕避难,被围困近两小时,最后由警员护送离开;还有女子遭人泼液体并拳打脚踢。入夜后,有激进分子占据马路,包围屯门警署叫嚣指骂。不少当地屯门居民表示不满,直指这些示威者是真正扰乱社区安宁的破坏者。

7月7日,示威者发起九龙区游行,致使高铁西九龙站全日客流量大幅下跌,港铁称,当日约3.1万人次搭乘高铁进出西九龙站,较平日周末平均客量暴跌50%。游行结束后,激进示威者当晚在尖沙咀多条道路上非法集结,阻塞交通,与警方对峙叫嚣。有市民不满堵路,上前理论,遭到激进示威者围攻。作为旅游购物区的尖沙咀受游行冲击,大部分商户提早关门,广东道上许多名牌店外人潮不再。

7月13日,有人以“反水货客”为名发起所谓“光复上水”游行,但游行最后演变成暴力冲突。激进分子肆意拆除附近铁栏,堵塞主要干道,以雨伞、铁棍等围殴警员,还有警员被疑似有毒刺激性粉末及腐蚀性液体袭击,事件中至少有16名警员受伤。有路过的无辜市民被指拍摄激进分子容貌,遭到拳打脚踢。区内大量店铺落闸停业,生意大受影响。入夜后,激进分子转往区内商铺捣乱,把药妆店门口的货物扔向店内,还有店铺招牌被拆毁。其后警方依法展开清场行动。

7月14日,激进分子在沙田再次使出“先游行,后占领”的伎俩,暴力袭警,行径极其恶劣。激进分子不仅拆下附近栏杆,筑成三角形的“铁栏阵”作路障,还用削尖的竹枝作武器;还有激进分子从高空向地面的警员投掷砖头、雨伞等杂物。在沙田新城市广场,激进分子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一名便衣警员在电梯上被暴徒踢倒,滚落到地面,其后激进分子一拥而上,围殴警员,并从商场高层向增援警察扔杂物;在新城市广场另一位置,有暴徒用雨伞袭击多名警员;还有十多名防暴警察被激进分子包围,被拳打脚踢……事件中,至少有十名警察受伤,有的被硬物击中倒地昏迷,有的面部及眼部骨裂,更有手指被咬断,血肉模糊……

7月27日,在香港警方明确发出反对通知书的情况下,仍有部分人士前往元朗地区,举行非法游行集会并闹事。少数激进分子违法堵路,阻塞交通;围困警车,打烂车窗,以侮辱字句涂污车身。为避免激进分子与村民冲突,警方在各村口布防,有激进分子以粗言挑衅辱骂警员,其后投掷砖块、铁通等硬物,暴力冲击警方防线,企图闯入村内捣乱。还有激进分子包围元朗警署,报案室被迫暂停服务。非法游行期间,有反对派议员到场为暴力护航。

7月28日,激进分子以在中环举行集会为名,进行非法游行,激进分子在港岛中西区令港岛交通严重受阻。在港岛西区,激进分子掘起路面砖块、拆下街边铁栅栏、挪用垃圾桶等设置路障,破坏附近路牌和灯柱,在多处路面纵火,更自制“火焰车”冲击警方防线。有人配备弓箭、燃烧弹等高杀伤力武器,有人在小巷暗处以弹弓向警员发射硬物,还有人从高处投掷砖块、路牌等“空袭”警员,暴力再次升级。

冲击中联办,公然辱国,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一些极端激进分子明目张胆地围堵、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侮辱国徽国旗,公然挑战中央政府权威和国家主权,肆意冒犯国家及民族尊严,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

7月21日,部分激进分子参加当日下午游行后,在港岛金钟、中环一带霸占马路。其后一些极端激进分子前往西环,围堵、冲击香港中联办大楼,向国徽投掷鸡蛋、墨水以及黑色油漆弹,污损庄严的国徽,又破坏中联办的安防设施,涂写侮辱国家、民族尊严的字句,甚至狂言成立所谓“临时立法会”。警方晚上清场时,激进示威者在上环一带投掷发出烟雾的燃烧物品、不明粉末、玻璃瓶等袭击警方,还有人抢走警员的盾牌及在马路上纵火。

7月28日和8月4日,部分激进分子妄图再次冲击中联办。这两次妄图冲击中联办的激进分子被防暴警察阻止,图谋未能得逞。

极端激进分子公然挑衅国家尊严的黑手并没有就此作罢。8月3日示威者在旺角游行,但游行再次演变为暴力冲击。期间,有数名蒙面黑衣极端激进分子在尖沙咀天星码头扯下某建筑物前悬挂的国旗,扔入海中,并升起印有“港独”标语的旗帜,公然挑战国家主权。8月5日,香港多区出现严重违法示威及暴力活动,当晚极端激进分子再次到尖沙咀扯下国旗,扔入海中。这些暴徒可谓嚣张至极、丧心病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