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于现实生活的压力,特别是房产方面的重压,都市中悄然出现了一种“新分居”现象: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夫妻,结了婚却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各自过着和婚前没太大区别的“单身”生活。

“一个准生证3年没办成。”张女士无奈又无助。张女士原籍单县,在烟台工作生活。4年前,她在烟台登记结婚,未及时上报新婚,两地均没有其作为育龄妇女的信息。如今想要孩子的她,却面临两地计生部门不为其办准生证的尴尬。

如今,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大城市有人开始尝试这样过日子,这是比“裸婚”更裸的一种婚姻形式,索性连住都不住一起。

据张女士介绍,2001年,她到烟台上大学,毕业后留在烟台,2009年在烟台登记结婚。结婚第二年,她和老公想要个孩子,于是找计生部门办准生证。然而,初婚一胎的她,却为办准生证两地奔波3年,仍未成功。

这种“新分居”现象究竟是因为什么,是生活的压力还是世俗的偏见,“新分居”一族又有着怎样的无奈?

张女士说,婚后她在烟台买了房子,家住烟台市福山区福新街道办事处盐场居委会。她到盐场居委会申请办理准生证,工作人员却告诉她,应到男方或女方户籍所在地办理;后来,她去其对象户籍地烟台莱州市城郭镇办理准生证,计生部门工作人员告诉她,由于其结婚时没有上报新婚,其对象为农业户口,而她为非农业户口,应到张女士户籍地办理。

样本一

张女士辗转回到户籍地单县南城办事处。当地计生部门工作人员却让她到烟台办理,“让我到常住地办理。”张女士无奈地说,烟台那边说,落户后才能办理准生证,而由于其是婚后买房,落户必须有育龄妇女基础信息卡,“烟台没我的信息,没法落户也就没法办理准生证。”张女士说,她只能回户籍地办理。

刘华26岁IT公司职员结婚1年

记者联系到烟台莱州市城郭镇计生办,工作人员说,张女士可到户籍所在地开具流出人口证明等相关材料后,到目前常住地申请办理准生证;而张女士居住地烟台福山区福新街道办事处盐场居委会工作人员仍表示,张女士没有落户,按规定应回户籍地办理;单县计生委工作人员解释,按照《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统计信息计算机管理规范》相关规定,一般情况下,为方便管理,张女士应到现居地办理。

各自住宿舍为省下租房钱

“我是初婚一胎,为啥不给办?”张女士很不解,她说,两地计生部门都推脱,就这样一直没有办下来。张女士今年已经30岁了,眼看就要过最佳生育期,很是着急,“难不成让我的孩子成黑户?”张女士很无奈。

格子衬衫,黑框眼镜,一副典型的学生打扮,要是他自己不说,真看不出刘华已经有一年婚龄。从上大学到现在工作已经4年,刘华睡的基本都是宿舍的上下铺,如今结婚了,还是没脱离上下铺,这让他不免有点沮丧,“居京城,大不易。”他感慨道。

菏泽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政策法规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为便于办理确实应该在常住地办理准生证。根据省计划生育条例以女方户籍地为主,张女士也可到户籍所在地办理准生证,不过张女士要提供证明在外期间未违反计生政策的相关材料等,到户籍所在乡镇办事处计生部门申请办理。

刘华的妻子小方和他是老乡,都是山西人,两人在两年前的一次同乡会认识,谈了一年恋爱之后决定结婚。“其实我也知道,我们可能并不具备结婚的条件,比如房子、财产,但是我俩感情很好,想结了婚稳定下来,然后慢慢在北京打拼。”刘华表示,这两年他的一些同乡同学也都纷纷结婚了,这大概是“北漂”抱团取暖的一种方式,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过些。

7日,单县南城办事处计生部门已接收张女士相关材料,张女士何时能办下准生证,本报将继续关注。

刘华如今在一家不大的IT公司做程序员,月薪不到5000元,“毕业之后跳了好几家公司,也有比这里挣得多的,最后选这里是因为提供宿舍,虽然是四个人一间的地下室,但是能省下不少租房费用。”

房子是“北漂”们心中永远的痛,刘华说他住过唐家岭,住过燕郊,有时候上下班要三四个小时,因为越远房租越便宜,他要的只是生活的最基本要求,一张床而已,哪怕是黑暗潮湿的地下室,他已经很满足了。

妻子小方在一家私人公司做会计,月薪3000多元,公司有一间房子给两个女职员做宿舍,“我们俩都不用租房,省了一笔很大的开销,要不然这附近一居也要3000多元。结婚的时候,我俩反复考虑过,找个有宿舍的单位太不容易,就先不公开结婚的事,暂时还住宿舍,以后经济情况好一点再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