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定》还要求,各级党委和政治机关要加强对当兵、蹲连的组织领导,科学安排,严密组织,狠抓落实。组织当兵、蹲连的情况,每年要作为党委工作的重要内容,向上级报告。

“郭美美事件是社监委成立之前就发生的事,对之前情况的调查必须得到红会的配合。否则红会不把资料给你,你怎么调查呢?”
4月24日,王永在向本报解释当初他的建议为何被搁置时说:“而之前因为工作等安排各方面的原因,他们可能不便配合,大家还没有意识到郭美美事件的紧迫性。”

《规定》强调,当兵和蹲连人员要自备个人生活用品,按标准交纳伙食费,不得接受宴请,不得游山玩水,不得收受礼品,不得插手基层敏感事务。

黄伟民认为,即便大家都认可,要重启调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还要做很多的准备工作。

军委领导对组织领导和机关干部下连当兵、蹲连住班高度重视,强调基层是部队建设的基础和支撑,要强化强基固本思想,树立大抓基层的鲜明导向,当兵要真当、蹲连要真蹲,切实当出感情来、蹲出好作风。据新华社电

至于社监委员将于何时召开会议讨论并表决此事,社监委目前并未明确表态。社监委官微称:“目前正处于抗震救灾的关键时期,社监委的工作重点是对抗震救灾中善款、物质的筹集、使用情况进行监督。调查提议将按照社监委章程,履行决策程序后,在适当的时间予以启动。”

《规定》要求,当兵和蹲连,主要安排55岁以下的领导和机关干部,没有基层任职经历的干部和连职以下机关干部一般安排当兵。旅团级单位的机关干部每3年、军师级单位的每4年、总部和军区级单位的每5年,一般应安排当兵或蹲连1次。旅团级单位每季度、军师级单位每半年、总部和军区级单位每年至少安排1次当兵蹲连,每次不少于15天。当兵重点安排在先进基层单位和驻边远艰苦地区部队,蹲连重点安排在基础相对薄弱单位、小散远直单位和执行重大任务单位。

刘姝威、王永把他们的提议提交给社监会秘书处。秘书处会将此整理成一个文档,发布给每个委员。委员复议建议的形式很多,可以是短信、微信、微博、邮件,各种形式都可以。

闽南网4月22日讯
经中央军委习近平主席批准,解放军总政治部日前下发《规定》,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组织团以上领导和机关干部下连当兵、蹲连住班。

4月22日刘姝威在微博上提出重启调查的建议后,王永立即在社监委的官方微博上转发,并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规定》明确,领导和机关干部下连当兵,就是要戴列兵军衔,以士兵身份,与连队官兵实行“五同”;蹲连住班,就是要蹲在一个连级单位,一般住在班排,搞好对所在连队的指导帮带,并进行“解剖式”调研。

但是这两次建议,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回应和进一步讨论。

“但是,显然公众没有被说服,这件事为什么发生在红会,而不是其他公益组织,今后怎样避免出现这样的事件,报告没有说明。”刘姝威说,“既然公众仍然存在巨大疑问,那么我们为何不以一个更公开更透明的程序来调查这个事呢?”

关于未来调查组的成员,王永25日在社监委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一旦开始调查,将会通过微博征集一部分网友,作为相当比例的调查组成员参与调查。

其时,是雅安地震发生的第三天,中国红十字会那几天的赈灾募捐中遭遇了公众的信任危机。截至4月20日当晚,中国红十字会收到的捐款仅为14万余元,而壹基金收到的捐款达到了2240万元。

按照社监委章程,
社监委每年定期召开两次会议,日期定于每年6月份第二个星期五和12月份第二个星期五;主任委员或者三分之一以上的委员提议召开委员会议的,应当召开临时会议。

事实上,刘姝威并非第一个提议者。在这之前,社监委委员、新闻发言人王永曾在去年12月份社监委成立之初和今年2月份通过正式或者非正式的渠道两次提出重启对郭美美事件调查的建议。

于是,在发出4月22日的微博后,刘姝威正式以书面形式向社监委提交了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的建议。

王永两次建议重查

“作为社监委的委员,我向社监委提出这个建议,建议是否能够执行,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进行。”
4月24日,刘姝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前,社监委委员、新闻发言人王永曾于4月24日表示,目前社监委内部已经对重查郭美美案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也表示愿意配合这次调查,但是这一建议需要社监会半数委员同意之后方能得到通过并实施。

2011年的最后一天,由监察部、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北京刘安元律师事务所、中国商业联合会和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公布了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报告,结论是郭美美与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及商红会没有任何关系,其炫耀的财富与红十字会、公众捐款及项目资金没有任何关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