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网讯
8日下午,河南南阳医专附属第二医院28岁的女医生张娟在家中服下700粒毒性很大的强心药“地高辛”欲自杀。张娟服毒之后虽然及时被家人发现并快速送到医院抢救,但因其服用太多,毒性已经融入血液,至今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张娟的父亲张子富拿出女儿的遗书告诉记者,女儿是不堪忍受患者家属的侮辱和高额索赔才自寻绝路的。

海都闽南网讯
目前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很多是电信、工商、医疗、银行、民航等部门机构的“内鬼”所为。“内鬼”频频出现的背后,是相关单位责任的缺失和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漠视。因此,能够收集、查阅和管理公民个人信息的部门机构,必须加强问责和处罚力度,建立严密的监管体系和防范制度,筑牢个人信息安全的第一道防线。

张娟是南阳医专附二医院的儿科医生,据了解,5月2日晚9点左右,她接到一位患儿家长打来的电话,说婴儿发热,体温为40摄氏度。经询问得知,他们的儿子出生不到1个月,曾在该院住院治疗,住院期间张娟是主管大夫。张娟于是在电话中询问婴儿是否有其他异常症状,家长说婴儿吃奶良好,无异常症状。她随即告诉家长可口服点退热药,并叮嘱其密切观察患儿的情况,喝药半个小时后再给她打电话,可家属一夜没打电话。

——4月28日新华时评

次日上午,家属将婴儿送到该院治疗,大约在9点30分,婴儿停止呼吸。患者家属认为,患儿死亡是因为张娟没有让患儿及时到医院治疗,贻误了治疗。4日上午,家属到张娟所在的科室大闹,追打并辱骂张娟,并提出索赔15万元。

在信息时代,公民个人信息与隐私有什么区别?如何保护个人隐私?近年来,随着各类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类违法犯罪日益突出,这一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

该医院的一位副院长告诉记者,得知张娟服毒自杀的消息后,院长和书记第一时间前去看望,全力进行抢救。“对于张娟对患儿死亡负有多大责任,科室领导在处理该医疗纠纷时是否存在过错,医院正在调查。”这位副院长说。

法律惩戒不足查处受到限制

记者曾试图联系患者家属,但经多方努力仍未联系上。

近一段时间来,公安部门开展严打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行动。然而,面对泄露个人信息这种新型犯罪,严打行动却遇到了难题。

我国刑法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公安民警表示,这些规定比较笼统,如对于“公民个人信息”范围界定不明确;对非公职人员的犯罪分子难以定罪;什么情形判定为“情节严重”等,缺乏具体的标准。

专家认为,与犯罪分子丰厚收益和巨大危害相比,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显得惩戒不足。一些犯罪嫌疑人接受采访时说,希望不要曝光他们,“出来以后还想吃这碗饭”,处罚偏软可见一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