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起,《快递暂行条例》正式实施。去年我国快递业务达400.6亿件,堪称“快递大国”。作为我国第一部针对快递行业的法律法规,该《条例》不仅与千家万户密切相关,也事关物流业健康发展。

赵静在梧桐山山脚下的横排岭村的家,超过90%的东西都是捡来的旧物改造的。

  快递员擅自将快件放入快递柜、拒绝送货上门该不该罚?随着收递实名制正式实施,消费者个人信息安全谁来保障?遏制过度包装、确保行业绿色化发展,有哪些新举措?对大家关心的这些问题,《条例》是否做了充分回应?本报记者为您一探究竟。

  不是只有朝九晚五才是工作,我的工作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也是我的工作。我们要把握当下,把内心里最真实的自己放在第一位。因为每天都在流失自己的幸福,人真的不需要压迫自己。——赵静

  快递柜不是“甩手柜”

  今年33岁的赵静,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大妞”,性格开朗。10年前,她从东北电力大学毕业后来深圳发展,一直从事服装设计工作。和大多数的年轻人一样,拿着月薪,过着朝九晚五没完没了加班的生活。

  未经同意擅自把快件放入快递柜,消费者可拒领包裹

  3年前,赵静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是深圳一家服装公司的设计经理。日子过得紧张忙碌,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都要对着电脑。有段时间,她感觉到眼睛很不舒服,有灼痛感。去医院检查,被诊断为重度干眼症。当时查不出病因,赵静一度很担心自己会失明。

  “自从小区装了智能快递柜,快递小哥常常把包裹往里面一放了事,送货上门服务也越来越少。”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社区居民夏晓琪向记者抱怨,类似婴儿床、游戏围栏等重货,快递员竟让她自己扛上楼。

  赵静说:“那场大病似乎改变了我的观念。和大多数城市里的上班族一样,当时的我很在意物质上的一些东西。生活节奏太快,社会影响了你消费的观念,影响了你的追求。我开始厌倦城市里的那种生活。”

  而一些公司的快递柜开始征收“超时费”更是引发了公众不满。中国邮政快递报社舆情监测室的监测显示,仅今年3月份就有北京、上海、天津、杭州、合肥、赣州和九江等地消费者较为集中、强烈地反映智能快递柜的服务问题。比如,“快递不能光快不递”“快递柜不是‘甩手柜’更不是‘钱柜’”“快递变‘快取’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侵害”……

  养病花费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病愈后,30岁的赵静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辞掉服装公司设计经理的工作,一个人搬到了深圳市罗湖区梧桐山山脚下的横排岭村居住,过半隐居的生活。她说,她受够了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她想要做一个鲜活的人。

  对这些问题,《快递暂行条例》是否做出规定?

  极简生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表示,根据《条例》,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因此,将快件放入快递柜,须征求消费者的同意,如果消费者不同意,就应该兑现“快递送到家”的承诺。即使放入快递柜,也得完成告知义务,而不是放到快递柜里一走了之。

  赵静的决定首先遭到了家人的质疑。辞职前,她和母亲每周都会打电话,聊聊生活和家常。辞职后,母女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每次打电话都吵得不可开交。“因为我既没了工作,也没有结婚,从一个设计师沦落到捡破烂的,母亲觉得难以接受。”

  “如果出现未经允许就投递快递柜的情况,消费者可以拒绝领取包裹,并要求快递企业把包裹直接送给消费者。”刘俊海补充说。

  家人的反对并没有打消赵静逃离城市生活的念头。在横排岭村,她相中了一栋三层的农民楼,当时以每月20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楼,总共120平方米。她描述,刚搬进来的时候,整个房子的墙皮潮湿脱落,很脏,也很粗糙。厨房只有简单的液化气灶台,上面贴着白瓷砖。卫生间更是不敢进。“看到整个环境,我的内心很崩溃,没有一点家的温度。”

  一位《条例》起草组成员对记者进一步解释,“快递”属于“寄递”,依照邮政法第八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寄递含义,快件应当“按名址递送”。“这不仅仅是《条例》的规定,还涉及遵守上位法的问题。”该成员说,企业未经用户同意,不能采用按址投递、用户领取等其他方式投递,必须既送到“名”也送到“址”。

  生活不能凑合,要有仪式感。经过房东的同意,在朋友的帮助下,赵静开始着手对房子进行改造。从墙壁、厨房、卧室、客厅、卫生间到小院子,她总共花费了350
0元,就把房子改造一新。3500元如何装修房子?赵静介绍,家里超过90%的东西都是捡来的旧物改造得来的,别人不要的床、沙发、废报纸、瓶子,都是她的宝贝。

我的生活也是我的工作,  快递柜不是。  那么,如果用户同意快递小哥将快件放入快递柜,向消费者收取“超时费”是否合理?

  客厅里的沙发,原来是房东留下来的水红色的破沙发。赵静没舍得扔掉,她收集了一堆旧牛仔裤,剪开后拼成牛仔布,将沙发包了起来,呈现出了时尚的“牛仔风”。卧室的桌子是捡来的,赵静打磨一新,刷上了漆,便是另外一个模样。她说,桌子那是榫卯结构的,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卧室的榻榻米,是垫仓板和18条牛仔裤改造而成。衣架也是用捡来的树枝做成的,原生态范十足。

  “如果小区快递柜是快递公司参与修建的,不应该收取费用,因为这是消费者购买快递公司服务中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快递行业通过智能快递柜提高了效率,扩展了业务,没必要再跟消费者争利。即使快递柜来自第三方平台,如果要收费,也应先征得消费者同意。”刘俊海说。

  赵静在客厅里做了一面展示墙,上面挂着衣服、双肩包、收纳包等,衣服上印着很醒目的字眼———“吃素是福”,这些都是由旧物加入设计元素改造的。所有衣服设计遵循vegan+up-cycle+sustainable的原则。“这是我想要分享的生活方式。”

  然而,快递柜运营方认为,作为小区基础便民服务设施,快递柜并非纯公益性质。基于其潜在市场价值,企业以市场行为铺设,且正逐步成为城市末端投递服务的重要补充方式。要使这种经营方式维持下去,必须减少快递柜运营企业的亏损,收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赵静还开了微店和淘宝店,售卖旧物改造的产品。但因为还没有运营,顾客寥寥。她说,这是一个尝试,主要是推广旧物改造这种理念。“我在服装公司工作时了解到,中国每年生产的衣服足够未来20年的使用,我深刻感受到了我们的欲望给整个环境造成的负担。”

  对此,许多消费者呼吁尽快出台相关行业标准,明确快递柜“超时费”的收取标准,减少快递公司、快递柜企业、客户之间可能产生的摩擦和矛盾。记者从国家邮政局了解到,目前快递柜相关管理办法正在制定过程中,有望于今年上半年发布。

  赵静是素食主义者,吃素已经有五个年头,饭菜基本上是自己做。用大豆酸奶代替动物性酸奶,加入新鲜水果、各种果干和坚果,一个纯素水果酸奶杯就好了,配上朋友送的自烤法棒和水炒野苋菜,便是一顿简单又不失仪式感的早餐。

  此外,有关暴力分拣、私拆包裹、快件丢失等行业服务“痛点”,《条例》也做出了相关规定。例如,根据《条例》,由于快件延误、丢失、损毁或者内件短少而使得用户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用户均可以向快递企业提出索赔要求。同时,《条例》还规定企业应当规范操作,防止造成快件损毁。

  目前,赵静还没有男朋友,领养了一只猫和一只狗,过着独居的生活。每天凌晨5点,睡到自然醒,起来后,坐个把小时。7点,她会带着狗狗出去爬山。因为这几天天气很热,要早点出门。顺路还会捡点被废弃的东西,拿回来做旧物改造。下午,坐在小院子里,晒晒太阳,休息一下,喝喝下午茶,看着猫和狗嬉戏打闹。晚上10点之前便早早睡觉了。“我不会设定自己每天要干什么,都是顺其自然看到什么做点什么,比如看到花要浇了,就随手浇了。”

  快递实名制正式施行

  生活方式的探索

  每天实名收寄约1亿件,占每天快递业务量的83%,年内实现剩余17%的全覆盖

  梧桐山脚下有好几个村子,并不是完全闭塞的山林。近几年,很多艺术家从市区里搬出来,居住于此。平日里,邻里之间也都相互走动。采访的间隙,就有一位大叔给赵静来送物料,是几根被丢弃的粗竹竿。“每天都有人来送旧物,大家都是志趣相投的,认可这种生活方式的。”

  随着《条例》正式实施,快递实名收寄也以法规形式明确。未来寄件人拒绝提供身份信息或者提供身份信息不实的,不得寄件。

  来到梧桐山脚下后,赵静觉得自己对物质的渴望也越来越少。她已经有2年没有买衣服了,每个月的生活费在1000元以内。收入的主要来源是做一些旧物改造的定制设计。“一方面是贴补生活费,我也希望用环保永续的生活方式影响更多人。”

  为何要实施实名制呢?“保证寄递安全是首要目的。无论是住宿还是乘坐高铁、飞机出行,都必须出示身份证件,寄快递也是一样的。”国家邮政局有关负责人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赵静的母亲渐渐开始理解了她的选择。“她看到我越来越开心,也就越来越支持我现在的生活了。”但是,赵静的母亲一直催着她早点结婚。“其实我不是独身主义者,婚姻这个事要看缘分,顺其自然。现在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我觉得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很好。”

  其次,实名收寄还体现了诚实信用的原则。据了解,快递运单是一份合同,寄件人与快递公司订立合同,快递公司的名称应当是真实的,寄件人的姓名也应当是真实的。

  前几天,赵静又捡了一只流浪的小奶狗,捡到的时候全身是虱子,屁股还被㞎㞎糊住了。她带回了家,清洗后,又多了一只疗愈宠。加上此前收养的一只猫和一只狗,三个宠物霸占房间的三个角,她在朋友圈吐槽,如果收养越来越多,可能得修个多边形的房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