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数年前的许霆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如今他假释已满三个月,羊城晚报记者赴常州与之对话——

“我们楼里一住户在楼道违规搭建棚子,让他95岁的老母亲住在里面近10天了。”昨日,江岸区球场街球新社区一些居民反映,老人住在楼道内,给邻居带来了不便,看着也让他们难受。老人71岁的儿子表示,家里在装修,此举实属无奈,将尽快把母亲接回家。

许霆:如果赚到钱要还了那十七万

现场:95岁老人住楼道

“21”是29岁的许霆绕不开的一个数字,人生很多故事围绕它展开。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江岸区球场街球新社区,根据居民指引找到了这栋楼。刚踏进一楼,光线瞬间变暗,一股难闻的气味飘来。顺着楼梯上到1楼2楼之间的过道,迎面是一个从过道往外扩张的简易棚子。透过门帘缝隙可以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闭目侧卧,躺在床上。

1983年3月21日,许霆出生在山西临汾一个农民家庭;6年前的4月21日,他利用ATM故障取款17万余元,为此却失去了3年多的自由;2012年8月21日,是他假释满3个月的日子。

床、老式椅子、老式箱柜、开水瓶和痰盂,这个简易棚俨然已有“家”的样子。棚子悬空,五根钢筋上面铺上木板,就是“地板”。在透过简易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里,老人神情安详。记者试图与她交谈,发现老人严重耳背,并且下半身已经瘫痪。

数年过去,许霆案已然成为了历史,可是,如何理清银行与公民间的权责,又让公民不产生司法恐慌,至今仍无标准答案。

居民:看着心里难受

如今的许霆,年薪十多万元、有自己的“经纪人”。早在假释出狱后,他决定干一番事业。“有些事情只有经历了才能知道。这个是要罚钱的,才能记住这个教训。”一次开车左转调头被罚款的经历,令他如此感慨。

“每天进出看见老人,心里难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介绍,本月18日下午她回到家就看到了这个违建物,当晚老人就住进去了。“抛开违建来说,95岁的老人住在这里简直是活受罪,太不人道。幸好已到秋天。”该女士担心,老人若长期住下去,她将如何面对寒冬。该女士同时也表示,老人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楼内居民无不掩鼻而过,十分不便。

改写人生的取款

一位老人介绍,该楼系1995年建成的老还建楼,共有7层。品字形的结构决定了楼内通风以及光照都不好。如今这个棚子将3楼以下的楼道空间侵占,2楼、3楼的住户白天都得开灯,上下楼梯更是不得不扶着墙壁慢慢摸索。

他在那本来只有170多元余额的银行卡里,先后取出了17万余元

儿子:家里装修,实属无奈

2006年4月21日,24岁的许霆的人生在这一天来了个急转弯。那晚,他送一位同事回家,路过一台柜员机,在他那本来只有170多元余额的银行卡里,先后取出了17万余元。很快他发现,取款机出了故障。“每一刻的心理变化都很不一样”,多年后,他如此形容当时及其后一段时间的心情。而他的人生轨迹也就此发生了改变。

老人的儿子胡先生住在402室。敲开402室的门,灰尘扑面而来,几名工人正在拆除旧墙壁。

那天前,他还是一个初到广州的山西小伙。2006年的元旦,为了追随女友的步伐,他坐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一觉醒来后,家乡的皑皑白雪已经变作了车窗外山山水水的绿。

记者表明来意,胡先生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苦笑道:家里装修,把老人安顿在楼道里实属无奈。胡先生介绍,他与老母亲以及31岁的儿子一直住在这套32平方米的老房子里。今年11月份,儿子就要结婚了,女方家长仅仅要求胡先生把家里稍稍装修下。胡先生在外奔波三四天,找了近百家旅馆和许多出租房,想给母亲租间房子,均遭到拒绝。

第一次到广州这个陌生的大城市,许霆对一切都感到好奇、新鲜。刚开始,他做服务员,后来当上了广东省高院的保安,干了一个月,有了些钱,租了间房子、买了辆单车。下班后,他骑两个小时单车去接在白天鹅宾馆实习的女友,沿着珠江边,看看夜景、骑骑车、打打球,“那时的回忆很美”。

“老人年纪太大,别人怕出事嫌麻烦,我能理解。”71岁的胡先生叹了口气说,每天,儿子在公交公司上班,晚上在朋友家睡。他要搞装修,还要照顾老母亲,晚上就在凌乱的家里凑合着睡。只有母亲没法安置,无奈,他只好在楼道违规搭建了这个简易棚子。

那天后,除了突然意外“收获”的17万余元,人生也多了一丝不确定性。终于,一年后的5月,他的身份剧变,成了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2007年11月,因犯盗窃罪,许霆被判无期徒刑。引发舆论关注后,他重审被判刑5年。今年5月21日,他假释期满。

对于给楼内居民带来的诸多不便,胡先生深感不安。胡先生表示,儿子和未来的媳妇已经商量好,装修后的房子将给奶奶留一间。“半个月内,我会先把老人的房间装修好,再把她接回来。”

回首过去,恍如梦境。“平头男”许霆淡然一笑:“现在的生活已经步入了正轨,过去的就都过去了。”

球新社区负责人表示,胡先生违建一事属实,应依法拆除,但其家庭的确比较困难,胡先生和母亲两人的退休金加起来只有500多元。社区将在经适房、廉租房申请上给胡先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目前,他们正在积极协调,把拆除违建一事妥善处理好。(楚天都市报
见习记者 朱泽)

尽管如此,他仍会不时地在微博上或者在饭桌上,率直地吐露自己的遭遇:“机器出错为什么要惩罚一个自然人?”“不能用超道德来要求一个自然人,在那样的场合下,相信很多人都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除非他是李嘉诚。”

“说实话,从我现在的理解和认识来讲,这个罪名我是被动接受的,我也不太认同这是一个罪。”

“小爱”到“大爱”

你做的事情就让别人表扬,还能产生经济效益和副产品,然后帮助更多的人

7月的江苏常州,很热。现在,许霆大多数时候都起得很早,在老板投资的这片约1000亩的紫薇园里忙活着栽培、嫁接、造景等诸事。两年前,他就来到了这里。

2010年7月,假释出狱后,许霆回到山西老家。11月,“滇版许霆”———何鹏出狱后,电话邀他来常州,他开始没答应。后来,常州的老板亲自打电话给他,“不好意思拒绝”的他,在当年正月十六,来到了这座苏南城市。

得知老板要做公益,许霆留了下来。

“我们三个人(老板、何鹏)一起把这个紫薇园搞起来了。以前,每天是早上6点半干活,干到中午11点半,如果天气不热,中午1点就开始了,干到下午6点半。”

闲暇时,在老板的敦促下,他开始看些法律书籍,学着从法律角度审视自己的经历。“从某种角度讲,许霆案在中国司法上,已经推动了很多东西。”他为此觉得该做点什么,在他看来,自己的经历不仅引发了立法层面的讨论,而且法官在审案、判案过程中,也开始把民意、舆论的力量考虑进去。

但起初来到常州,他有些排斥。“因为刚开始他跟我说的是做公益的事,没有收入,我跟他做了。后来又说一年要给我10万作为工资,我就有点排斥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