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之旅出现转机

  金庸的世界与世界的金庸①

  南海公安倾力相助

  金庸武侠的出现是中国现代文学中一个典型的现象级事件,它以坊间通俗读物为起点,采用新文化运动以来得到充分发展的白话文作为载体,融合中华传统人文思想,又对现实社会现象有很深的借鉴,同时夹杂了作者个人对文化和历史的反思。这些特质使金庸武侠在华人中广受欢迎,几至“有华人处即有金庸”。

  金羊网讯
5月26日晚7时,贵州省六盘水机场内人声鼎沸,由30多人组成的迎亲团焦急地站在机场的出站点外,他们有的拉着横幅、有的拿着锦旗、有的捧着鲜花,个个翘首以待,等着一个人的出现。

  在漫画大国法国,《射雕英雄传》的法文漫画版于2017年10月出版了第1本,到2018年5月已经出版了第5本。全套的《射雕》法文漫画预计将达到19本,后续出版发行工作都在加速进行中。

  接到报案后,派出所民警高度重视,简单核实了案情以后便派出技术员对林珍妹进行血液采样,并送到DNA理化实验室进行比对。5月22日,南海公安DNA理化实验室的一个显示屏上弹出了一个比对结果,林珍妹的血样与贵州省六盘水市杨氏夫妇的血液对比一致,意味着林珍妹日夜牵挂的亲生父母找到了。

  当你在畅销书榜单上找到一本书的介绍,它这样写:这本书反映了蒙古兴起之初的畜牧业状况,女主人公是一位养蜂专家,她的丈夫成了一个养雕专家……看了这样的简介,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有兴趣继续读下去。读者多半还会怀疑这本书是怎么上畅销书榜的。这本所谓讲“养蜂专家”和“养雕专家”的书,在中国的名字叫《神雕侠侣》。是的,这部金庸武侠经典当初就是这样被西方评论家“糟蹋”的。

  多方共搭回家之路

  但是,到了今天,随着中西文化交流的加强和“中国热”“汉语热”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金庸武侠被誉为华人世界的共同语言,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多种西方语言的译本正在推出,也在西方主流文化界和大众中收获了更多的好评。

  阔别三十年,母女相认抱头痛哭 文/图 记者郑诚 通讯员南公宣

  先是,中国人都特别喜欢;然后,日本、韩国、东南亚各国纷纷传看;现在,这些小说和文化概念在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加拿大人里面也开始流行起来了——这里说的,就是金庸武侠。

  大伙等待的人叫林珍妹,福建人,最近几年才来佛山打工,目前在桂城平洲一家美容院做清洁工。在她心中有个30年来没解开的“心结”:1988年,9岁的她被拐离家乡,命运从此改变。

  如何看待包括金庸武侠在内的中国文化产品在海外的传播趋势?如何理解这一趋势将带来的一系列变化和影响?如何利用这一趋势加深中外文化的互相理解和沟通?如何让这一趋势更好地为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经济文化事业发展服务?南方日报推出系列文化报道“金庸的世界与世界的金庸”,对相关话题进行全方位报道。敬请垂注。

  据介绍,由于DNA数据库数据量非常庞大,比对时间是不能确定的。而此次林珍妹和家人对比结果出来得如此快,是因为杨氏夫妇的DNA信息入库时间是今年的5月9日,而林珍妹的则是5月22日,间隔较短,所以数据运行比对的时间也比较短。

  法国漫画新闻平台ActuaBD上说:“由于金庸的小说非常受欢迎,有的时候会被拿来与法国作家大仲马的作品比较。”法国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作家大仲马,被誉为“通俗小说之王”,其作品深受欧洲和全世界读者欢迎。将金庸武侠类比为大仲马,这在西方主流文化圈和读者中已是极高评价。法国关于电影、动画及音乐的评论及新闻的网站Avoir-alire.com评价金庸小说:“高洁的灵魂,古老的英雄,卑鄙和奸诈之徒,骑士精神,奇幻的武术,英雄史诗般的战斗……所有武侠小说的精髓都汇集于此。”

  林珍妹出站一靠近出口,她的亲生父母、妹妹还有其他亲属,迅速奔上前,相拥在一起哭泣。在这一刻,一个拥抱胜过千言万语。

  “中国的大仲马?”

  两三年前,大女儿到广州打工,她也跟着亲戚来到平洲做玉器加工。一个月前,在她跳槽到一家美容店打工后,居然让寻亲之旅现出转机。店里一位熟络顾客听说了林珍妹的事情后,建议她寻求警方的帮助。这位阿姨首先致电贵州当地派出所,后得知要在南海报案,于是在5月15日下午陪着林珍妹一起来到了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平洲派出所报案。

  编者按

  5月23日下午,在两地警方的协作下,平洲派出所民警为林珍妹打开微信视频,与远在贵州的亲生父母进行视频见面。

1 2 3 下一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