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北京7月28日电
近段时间,全国各地中小学校的教师们正为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忙碌着,一场场关于教育创新的交流活动纷纷举行。

图片 1

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8.8%,我们要告诉你。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进一步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上取得新进展。2018年,基础教育经费总投入29251亿元,比2012年增加了74.1%。全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和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分别比2012年提高了17.2、2.4和3.8个百分点。

有这么一个男孩

根据《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全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81.7%,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4.2%,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8.8%。基础教育发展水平已达到或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他的名字叫做“云贵川”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到2020年要确保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分别达到85%、95%和90%,为实现基础教育现代化夯实基础。”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

这个名字很特别

编辑: 何柏梅

是一群人送给他的“礼物”

今天,我们要告诉你

“云贵川”的故事

80多年前,红军长征的路上,他在贵州入伍,成为了一个苗族小红军。因为他入伍时没有名字,战友们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云贵川”。

“云贵川”没有留下影像

依靠媒体报道的老战士回忆

我们为他画下了一幅画像

1935年5月29日下午,嘹亮的冲锋号猛然吹响,回荡在大渡河两岸的山谷间。22名战士作为先头部队夺取泸定桥,“云贵川”就是其中一位。

那时,“云贵川”的年龄不过十六七岁,中等身材,眉棱、颧骨很高,脸带褐黑色,眼大而有神。由于家里很贫穷,他从小跟着父亲在深山密林中采药、打柴,对于攀崖涉水很内行。

这22名战士平均年龄不过20岁左右。

当他们坚定地踏上泸定桥西桥头时,摆在他们面前的路,是枪林弹雨中横跨在大渡河面上的十三根铁链。

油画《飞夺泸定桥》 来源 光明日报

泸定桥的东桥头与泸定城相连,百余米的泸定桥已被敌人拆去了约八十余米的桥板,并以机枪、炮兵各一连于东桥头高地组成密集火力,只剩下悬空在大渡河上的13根铁锁链。

飞夺泸定桥时的泸定桥铁锁链

冲过去,是命令,更是使命。

当天下午,红军左纵先头部队红四团一营22名英雄,在二连连长廖大珠率领下,冒着敌人火力,攀踏着悬空的铁索向东桥头攻进。

红军长征时期使用的马刀

行至桥中间时,敌人在东桥头放起大火、妄图以烈火阻击红军夺桥。而即使是火焰阻挡,战士们同样要冲过去。

这群年轻人沿着枪林弹雨和火墙密布的铁索,踩着铁链夺下桥头,并与东岸部队合围占领泸定桥。

整个战斗仅用了两个小时!

在激战后的泸定桥上,刘伯承元帅曾用脚重重地在桥板上连跺三脚,感慨万千地说:“泸定桥,泸定桥,我们为你花了多少精力,费了多少心血,现在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刘伯承题词

聂荣臻元帅在为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撰写碑文时,用“奇绝惊险”4个字发出了由衷地赞叹。

聂荣臻题诗

22个年轻人

在两个小时用手、木板和大刀

创造了飞夺泸定桥的史诗

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22个石柱代表着22位夺桥勇士,他们中有4名队员在此役阵亡。

而长征

本来就是一群年轻人追求梦想的故事

长征途中

红军师以上干部的年龄

绝大部分都在二三十岁

红军将领的平均年龄仅25岁

战士平均年龄不足20岁

14岁到18岁的战士至少占40%

大渡河勇士与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合影照,在飞夺泸定桥之前,红军17勇士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可惜的是飞夺泸定桥的22勇士未能留下影像。

有人曾经说过:

“长征是一群年轻人来完成的”

参加过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新华社发

他们也和现在年轻的人一样

爱运动、爱热闹、爱玩

红军战士在跳高。新华社发

合照时摆的pose

也和我们相差不大

长征途中的女红军

长征途中不全是艰苦与困难

随手摘一朵花

他们便能展开笑颜

红军中的文艺工作者。新华社发

红军长征

还有不少孩子参与

小红军们在做游戏。新华社发

在当代青年朋友圈分享足迹时

其实大半个中国

都有他们当年行走过的印记

红军与红军的运输工具之一骆驼。新华社发

长征历时两年,转战14个省份

渡过江河近百条

翻越大山险峰40余座

图为红军长征时经过的雪山——夹金山。新华社发

他们平均每天行军约37公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