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在各地陆续公布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之时,“中山答卷”尽管GDP增长从上半年的0.9%提升至1.1%,但整体增速放缓,依然是不争的事实。

10月23日晚,深圳地标京基100大厦亮灯庆祝南方日报创刊70周年。

坊间出现两种观点。一方乐观认为,中山面临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发展中的问题、成长中的烦恼。中山经济基本面没有问题,正经历一个主动调整期;一方悲观认为,中山转型乏力,未能啃动“硬骨头”。

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鲁力 刘玳杞 黄靖逵

两种不同的声音,指向中山经济发展的两个棱面。

编辑: 周存

对于中山“虎威”在否的舆论,也甚嚣尘上。近日中山市经济工作会议上,市委书记赖泽华再提“重振虎威”。而这是赖泽华履新中山近20天内,第三次在公开场合提及“重振虎威”。“以‘人一之,我十之;人十之,我百之’的奋斗,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加快驶上高质量发展快车道”。对于整装待出发的中山来说,这无异于“一声期待已久的虎啸”。

以何重振?在经济工作会议上,赖泽华将“不遗余力稳企业”放在打开局面、冲出困境举措的第一位。

这是个意味深长的信号。

在中山任职的第七天调研镇区时,赖泽华便直言“企业有未来,中山才有未来”;在11月7日召开的企业座谈会上,其“开场先鞠躬全程站着谈”的细节,也颇耐人寻味。

1.失意的中山

数据之下,是中山发展的深层问题。

从产业类别上看,前三季度中山第一产业生产总值同比下降0.1%,第二产业同比下降1.6%;但第三产业略有所增长,同比增加了4.3%。固定资产投资降幅相对较大,整体同比下降18.6%;其中,工业投资同比下降了31.4%。

另一方面,前三季度中山房地产各项数据明显降低,其中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14.7%,商品房销售额下降12.7%。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更是同比下降了23.1%。调控背景下的地产开发投入大幅降低,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全市整体固投增速。

不过,中山在对外贸易上表现不俗。在上半年出口总额增长高达12.38%的基础上,前三季度出口总额达到1468.41亿元,同比增加11.1%。

尽管前三季度经济数据未能扭转今年上半年的情势,但经济增速一时放缓,难以撼动经济根基。

截至2019年7月底,中山登记注册的各类市场主体首次突破40万户,涉及注册资本6768亿元,实有户数和资金数额均创历史新高。

各类市场主体中,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占全市市场主体总数的96%,分别为14万户和24万户。私营企业、内资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的注册资本占全市注册资本总额的98.9%,其中私营企业3448亿元、内资企业2140亿元、外商投资企业1107亿元,分别约占注册资本总额的51%、32%和16%。

这是中山的经济基本面所在,也是中山创新发展的主体力量,侧面印证了中山处于主动调整期的事实。

2.问题出在哪儿

中山到底怎么了?

回望珠三角制造业城市发展历史,可以发现,每个地方在特定时期,都会遇到发展困难。

就中山而言,当深中通道即将改写区域竞合格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塑资源流动逻辑之时,当发展质量和速度跟不上与之带来的中山新角色和新使命之时,这些短板和瓶颈,就显得尤为“刺眼”。

近年中山经济增长下滑,今年的经济表现看似突然、偶然,实际却是长期性、结构性、累积性的问题所导致——中山“失速”,原因是多方面的。

其一,作为工业城市,其尊企重企的氛围不够浓厚。

中山是典型的工业城市,城市发展的动力,始于企业,城市的活力和竞争力,也在企业。

最近,珠江对岸的深圳发生了一件事——将11月1日设为企业家日。企业家精神成为深圳城市基因,造就了深圳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动力。

提及企业家的创业史,中山也走出了一批诸如段永平、何伯权、胡志标这些闯出创业传奇的“少年英雄”,但“中山痛失段永平”的往事,也仍在坊间流传。多名亲历者证实,段永平出走的最直接原因,是其提出的对小霸王进行股份改造的建议多次被否决,企业家的创造力和对行业的引领作用,一段时间以来是被低估的;对企业家创新意识与创新探索的保护支持,一段时间以来也是不够的。

其二,土地有效利用问题,成为中山最为棘手的难题。

“三规不合一、城镇两张皮”一直是制约中山发展的头号问题。在每年的市委、市政府与企业家座谈会上,几乎都有大企业谈到增资扩产中土地问题难以落实的情况,是本“年年难念的经”。

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土地问题也不是根本的问题。若论土地资源,与佛山顺德、南海,乃至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相比,中山算是充裕的了。

其三,扁平化行政架构未能有效发挥作用,“市管镇”往往变成“各自为镇”。

中山“市管镇”的架构,是行政区划扁平化的典型。作为“无下辖县”的地级市,扁平化的管理极大地刺激了中山各镇的发展积极性,镇域经济是两地经济发展的特色。

南方日报记者 朱洪波 鲁力 刘玳杞 黄靖逵,中山经济基本面没有问题。硬币皆有两面。尽管这种扁平化的行政管理模式给中山带来了积极的发展动力。但却也不得不面临零、散、杂的弊端,而政府花费大量的精力在城市管理方面,无法集中资源办大事。中山产业集群分布的条块非常清晰,如何更有效地组织资源“集中力量办大事”,需要市级层面更大的统筹力度。

其四,“小富即安”的心态与城市所承担的使命和角色不相匹配。

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曾谈到,中山倾向“小富即安”的民间文化,是一个相对稳固的社会文化心理结构。

如果说党委和政府决心要做大改变,那么对于各级公务员以及认同轻松舒适观念的中山市民来说,他们是否也做好了准备?从这个角度上说,党委和政府的战略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将官方的决心在民间化为感召力,进而成为民众的行动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