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安失踪女童案专案组负责人接受《平安时报》记者的专访,就社会关注的一些问题作了解答。

新华社香港11月17日电
题:“打破沉默,无惧威胁”——香港社会正集结起越来越多的止暴制乱正能量

@浙江公安 微博截图

新华社记者

  一、此案是否涉及拐骗拐卖?

近段时间,暴徒不断升级暴力,四处打砸破坏,肆意阻塞道路交通,严重影响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令城市运作陷入半瘫痪状态,妄图让全港市民为其“揽炒”行为买单。面对暴徒的张狂和恐吓,忍受数月暴乱之苦的众多香港市民,打破沉默,无惧威胁,纷纷走上街头,用行动表明自己对暴徒恶行的愤慨。饱经暴力摧残的香港社会,正集结起越来越多的止暴制乱正能量。

  答:根据现有证据,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主要依据是:一方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在千岛湖骗出章子欣时使用真实姓名,与拐卖拐骗儿童犯罪特征不符;另一方面,经溯源两人的活动轨迹和通联情况,梁、谢二人带走章子欣后,与外界联络简单,未发现有联系上下家情况。

在元朗、天水围、荃湾、九龙塘
、旺角、中环、薄扶林、西湾河等全港多地,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纷纷行动起来,自带清理工具,齐心合力清理路障,帮助道路交通恢复顺畅。面对街面上四处散落的大量碎石、砖块,大家徒手清理运走;遇到较重的铁栏、水泥桩等路障,则多人合作联手抬开。清理现场既有年富力强的中青年,也能见到背着书包的小孩,还有头发花白的老年人用手推车协助搬走重物,不时还有外国人加入清障队伍……

  二、梁、谢二人的行为是否与网上盛传民间宗教有关系?

在一些地方,有暴徒竟公然滋扰恐吓清障市民,甚至向人群投掷硬物和汽油弹。市民们不畏惧、不退缩,在继续清障的同时,痛斥暴徒,合理自卫,并联络警方到场驱散及驻守。

  答:经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非法宗教组织等情形。

经商的范女士与丈夫一起到旺角帮忙清理路面,并直言自己是在尽一个香港市民的责任,为暴徒祸乱社会的行为修补善后。范女士表示,自己只想过回本来平静的生活,将暴力和扰乱社会的行为与所谓诉求挂钩是对普通市民的绑架。

  三、梁、谢二人为什么自杀?

“暴徒对公共设施的打砸破坏,给大家上班出行造成很大的不便。”30多岁的曾先生参与了港岛西湾河地铁站附近道路的清障工作。他表示,违法暴力行为是非常自私、不负责任的。“有诉求可以和平表达,为什么要破坏社会,影响别人的生活,不顾大家的权利呢?全世界都没有这样表达诉求的。”

  答:根据调查,近半年以来,梁、谢二人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轻生厌世倾向。两人诈骗行为持续多年,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越来越难以为继,自杀前其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仅今年4月以来,两人在全国十多个省市各大景点游玩,其携带的箱包、衣物或送人或丢弃,随身行李越来越少。综合情况表明,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

  意气风发、此案是不是涉及拐骗拐卖,越来越多的香港(Hong Kong卡塔尔国城里人纷纭行动起来。在元朗,街坊不仅自发清理社区,更团结起来,赶走堵路破坏的暴徒,高声大喊:“走啦,不欢迎你们呀!”,还有街坊呼吁一些人要与暴徒割席,“整月都是这样,还帮他们?”

  四、警方如何判断女童不是失足落水?

在西铁锦上路站,近日有人站在列车门边故意阻挠列车开出,现场有青年痛斥搞事者“没有同理心”“有人死都是因为你们搞事”“不上班怎么有未来,喝西北风吗?”句句戳中暴徒的痛处。

  答:根据调查,一是章子欣失踪地点地处偏远、道路难走,且无灯光,仅凭章子欣个人难以到达。另外,当晚有目击者看到梁某华背着章子欣出现在失踪地点附近,推断当时章子欣已相当疲倦,可能处于睡眠状态。二是章子欣失踪后,梁、谢二人未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有悖于失足落水的情形。三是根据现场视频监控分析,梁、谢二人离开时已无章子欣随身携带的日常用品,且在后续现场搜寻中也未发现,初步推断章子欣遇害后,梁、谢二人还处理了章子欣的日常用品。

黑色暴乱已持续5个多月,暴徒打砸破坏的烈度不断上升,经济民生大受影响。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迫切希望特区政府加紧止暴制乱。16日,近两千名市民到政府总部外举行“反暴力、爱和平、撑警察、护安宁”集会,表达对警方的支持和敬意,并促请特区政府能拿出更有效的办法止暴制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