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有网友发帖称:临海几个城管打死一个70多岁的卖菜老人,家属现在拿着老人的遗像在派出所门口讨要说法。

图片 1

遗像中,老人的嘴角和耳根处还残留着大片血迹,腹部以及手臂也有明显的淤青。

84岁的老人当人体模特,每到课间休息,他就穿好衣服,四处走动,他很喜欢看学生的画摄影记者王效

昨日,记者前往事发现场进行调查。与此同时,临海警方发布了一则声明,称这是一起意外死亡案件。

一堂人体素描课

为卖最后一捆葱,老人和执法队员起冲突

走进航空港一所大学一间5楼的教室,84岁的李军(化名)走到教室里,慢慢地脱光衣服,摆了一个舒服的坐姿。他身材瘦削,一头稀疏的白发,裸露的皮肤松弛,透着时光侵蚀的痕迹。

死亡的老人名叫朱崇喜,今年71岁,临海古城街道古楼村人,家住西门街台州医院附近,老伴很早就过世了,有两个儿子,他平时靠到菜市场里贩卖自家种的菜为生。

84岁的独居生活

和老人一起卖菜的林阿姨目睹了事件的整个经过。

没什么可交心的朋友,也不想儿女知道,“因为很多人眼里人体模特很低级”。老伴15年前就去世了,小儿子2007年也去世了,剩下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约一个月来看他一次。

10月22日早上7点左右,朱崇喜和往常一样,在中心菜场外的一个小巷边卖菜。过了一会儿,有几个城管过来,说不准他在菜市场外贩卖。当时正好有一个年轻人要买葱,朱崇喜就和执法队员说他做完生意就走,可城管不同意,过去抢夺他的秤,于是双方发生冲突。

一个老人的快乐

林阿姨说,当时执法队员和老人发生了肢体冲突,老人一着急就拿起手上的秤砣,往其中一名执法队员头上砸去。

看着那些年轻的学生们,看他们说笑打闹,自己会跟着开心。李大爷强调自己不是因为寂寞,这样一个以艺术的名义、在陌生人面前裸露的工作,让这位84岁的老人找到快乐。

后来有人报了警,老人被带去派出所。

儿女不知却不介意上报纸

到了派出所,办案民警要求老人对伤者进行赔偿,老人不同意。但他儿子瞒着他交了600元押金,派出所在当天下午把人放了。

李军当人体模特的时间并不长,今年4月才开始做这份人体模特的工作,七八月学校放暑假他也跟着放假,9月又开学,到今天不过也才做了4个多月的时间。

家属怀疑老人生前曾遭受毒打

李军是个人体模特,这件事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公开,是因为他不介意被拍照、上报纸;秘密,是因为他的子女和朋友并不知道84岁高龄的他从事着这样一份普通人看来特别的工作,没有说,因为李军认为“他们理解不到”。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朱崇喜家。“老人家脾气很犟,所以我一直不敢告诉他钱已经赔了。”老人的大儿子朱丙龙说,但在10月23日,有邻居把这件事告诉了老人。

李军说自己算是“临时工”,不受雇于某一所高校,只是一个朋友的朋友介绍他到了一家公司,当高校需要人体模特的时候,公司就会有人给他打电话,让他安排好哪一天、哪几节课、去哪一所高校。

“父亲听说后情绪很激动,非要去拿回600元。我们劝了好久,他就说第二天要去中心菜场办公室把扣留的秤拿回来,没想到这一去就没回来。”朱丙龙说。

他的家住在大观里,要到航空港上课,需要转一次车,车程长达1个半小时。中午就在学校的食堂吃饭,晚上回到家里,通常就是给自己下碗鸡蛋面。最远的一次,李军曾经远赴江油的一所高校当人体模特,公司买好了火车票,到了江油也有人来接送。

10月24日中午12点左右,朱丙龙接到古城派出所电话,称朱崇喜老人正在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等我赶到医院时,父亲已经快不行了。抢救了10多分钟后,医生宣布父亲经抢救无效死亡。”朱丙龙说。

月入千元喜欢看学生画作

“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为什么会突然死亡,在中心菜场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朱丙龙质疑。

昨天,李大爷在航空港一所大学给10名学油画的学生当人体模特。昨天,他的工作时间有些长,从早上8点半就开始第一节课,上到中午11点半,在教室里休息一下,下午2点又开始上课,上到下午5点。每堂课45分钟,中间休息15分钟。

10月24日下午,朱丙龙在太平间给父亲换衣服时,发现父亲的嘴角和耳道突然流出很多血,在他的腹部和手臂等地方还有明显淤青。“我们怀疑父亲是被中心菜场的工作人员殴打致死的。”朱丙龙说。

每次上课,李军都要脱去所有的衣服,找到一个舒服的坐姿,然后尽量保持身体不动,供学生临摹素描。他的两旁放置了两台取暖扇,以免在这样的深秋老人着了凉。

菜场办公室:我们没有动过老人“一根指头”

画室里很安静,学生们年轻的脸庞不时从画架后探出来,一寸寸打量李大爷的身体,捕捉身体的线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