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动机

11月23日,黑龙江双城市电视台前女主播王德春微博实名举报,称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人大代表孙德江曾胁迫她保持不正当关系。昨天,双城市纪委与王德春在杭州见面,进行异地调查取证。

近期,准生证成为社会热点话题。不少人反映,流动人口仍难就地办理“准生证”。与此同时,国家人口计生委下发《国家人口计生委关于方便群众办证的通知》,要求各地简化准生证办理流程,流动人口可在居住地就地办理“准生证”。办理准生证到底有多难?此次通知能否改善办证难的现状?《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专案组同意异地调查

一张小小的准生证却牵动着许多人的心,尤其对于那些身处异乡的人来说,办理准生证的过程十分曲折。

12月3日,王德春得知孙德江已被免职的消息后,“松了一口气”,她有了信心和希望,但事情尚未结束。

不久前,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对此专门下发了通知,要求各地简化办证程序,解决群众办证难问题。此外,流动育龄夫妻双方户籍所在地、现居住地乡(镇)、街道均有责任为其办理第一个子女生育服务证(登记),并实行首接责任制。

4日,她开始通过自己的朋友主动联系双城市纪委,她觉得已经到了直面官方的时候。“但我身体太虚弱,我实在无力回到双城,同时考虑到我的人身安全,我向纪委提出异地调查”。

上述规定下发之后,准生证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但这一问题的复杂性要超出许多人的想象。

纪委态度很积极,办案人员透露,王德春事件以后,纪委所有工作为此让道,专案组成员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多,周末也不休息。按照惯例,举报人应该配合调查,主动来纪委反映情况和提供线索,“但考虑到事情的紧迫性和王德春的身体情况,我们同意了异地调查”。

地方政策“打架”加剧“办证难”

昨天下午1点,双方终于在杭州一家宾馆的房间见面。王德春戴着口罩,和上一次见面的情况相比,她的精神状态好很多。

再有一周左右,在北京工作的媒体从业人员高明勇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回顾起办理准生证颇为戏剧性的过程,真是让他有些“伤不起”。

5个小时后,双方才结束会面。王德春说,她只提供涉及孙德江的一些案件细节,至于他在当地的关系网,因缺乏证据及其他诸多考虑,她并未透露。

“我和爱人原籍河南,后因上大学、工作,我的户口留在江苏省南京市,她的户口因故留在家乡一个城市。”高明勇说,像他们这种情况,在当前的中国流动人口中比较普遍,办理准生证最常用的办法,是到女方的户籍所在地去办理。几个月前,经岳父打听,他们准备好了办理准生证需要的材料:“包括我和爱人的身份证原件、结婚证原件、户口本原件、各自所在单位开具的‘初婚未育无抚养’证明信、我个人户口所在地的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的‘初婚未育无抚养’证明信。”

王德春母亲表示凑钱归还退休金

因为是头胎,又属于“初婚未育无抚养”,晚婚晚育,条件合法,材料齐全,高明勇以为事情进展会很顺利。

王德春的母亲表示,目前已确认孙德江帮自己办理假退休一事,她获得的退休金应该归还,“希望相关部门能给我时间,我慢慢把钱凑齐”。

不料,一上来就被“卡”住了。对方理由很简单,按照高明勇爱人所在的河南某市的计生政策规定,办理准生证,需要填写“一孩生育证发放登记表”,并加盖男方户籍所在地辖区的居委会、街道办事处两级政府的公章。

对话王德春

但是,当高明勇从北京前往南京盖章的时候,户籍所在地居委会的一个工作人员告诉他,根据南京市的规定,不在南京市以外地区的公文上盖章,只能出具加盖公章的证明信。

“直面纪委证明不是诬告”

矛盾就这样出现了。高明勇爱人户籍所在地的某街道办计生办态度很坚决:“不按要求盖章,不能办理准生证。”

京华时报:举报至今,刚好半个月,你每天都是怎么生活的?

随后,高明勇的岳父几次三番前往计生办办理,都无果而返。

王德春:我每天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搜索关于自己的新闻,留意自己的微博,看网友对这个事件的评论,有鼓励赞许的,也有恶意中伤的。但不管怎样,这些都动摇不了我,我要坚持下去。

这时高明勇又想到一招,回南京办理,但当他赶到南京后,被告知,他是集体户口,根据规定,只能由女方出具准生证,男方负责提供材料。高明勇意识到,这条路走不通了。

纪委刚介入调查的时候,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几乎天天失眠,担惊受怕。身体每况愈下,你也听到过,很多次接你的电话时,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方法是可以到高明勇的原籍河南的另一城市去办理。

京华时报:那段时间有次和你联系,你在电话那头哭。

于是,高明勇的父亲前往计生部门打听如何办理,被告知需要加盖13个公章或签字,分别是5个村民代表、村计生干部,村主任、村支书、乡计生办工作人员、分管的副主任、主任,分管计生工作副乡长、乡长等。

王德春:那天晚上,突然想到了年幼的女儿,眼泪止都止不住了。她是否安睡?铺天盖地的新闻,她是否已得知母亲的消息?这件事件,可能对我家人的伤害更大,每次想到这些,我的情绪就有些失控。

当高明勇的父亲“弄到”第九个签字的时候,高明勇决定放弃了。

京华时报:那段时间你和家人联系过吗?

“这条路代价太大了。在与家乡计生部门负责人通电话时,他告诉我,我和爱人的户口需要迁回原籍才能办理准生证——而我的户口如果迁回,将直接改为农业户口,涉及到现在的户籍身份,如果是农业户口,哪怕我在北京工作,可能只能办理农村的新农合,而非现在的城镇人口的社会待遇。”高明勇说。

王德春:没有直接联系,我怕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和伤害。我都是辗转通过别人带话,给家人报平安。对于女儿,只能想念,一次都未联系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