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4日,海南万宁,涉事学生所就读学校。海南万宁二小校长涉嫌性侵学生事发后,涉事学生和家长均被各种压力包围。

中新网5月28日电
今天下午,埃及驻华大使和埃及驻华使馆旅游处对中国男孩在埃及卢克索壁画上涂鸦一事作出回应。

5月19日,星期天正午,在海南省万宁市第二小学的校长办公室里,一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正忙着把一些私人物品和文件装进档案袋。

埃及驻华使馆大使艾哈迈德先生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感谢和尊重,感谢他们关注中国男孩在游览埃及南部城市卢克索时在一幅法老壁画上涂鸦的事件。

这个办公室要换主人了。它的原主人,正是最近沸沸扬扬的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案的涉事者陈在鹏。

大使指出,对于这件事中国人民很愤怒,体现出了中国人民对人类文化遗产的高度重视,这些文化遗产需要去保持和维护,而不是去破坏,让他们成为我们子孙后代永存的历史见证者。

体现出了中国人民对人类文化遗产的高度重视,这个办公室要换主人了。对于《南都周刊》记者的提问,这个自称是陈在鹏家人的男子不愿搭理。人都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话语里透着丧气。

大使表示,中埃人民都是古老文明的见证者,对人类进步做出了重大贡献,那个中国男孩不道德的行为,是对文化遗产的历史价值无知的表现。

办公室的门被沉沉地锁上,中年男子夹着牛皮纸的档案袋匆匆离去。办公桌左边墙上的一幅书法作品没有被带走,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厚德载物。

埃及驻华使馆旅游处也发布致“亲爱的中国朋友们”的信件,该信件署名为埃及驻华使馆旅游处旅游参赞阿布先生。

身为校长,哪有人带小孩去开包厢、开房?涉事学生的家长贾兴说,以我们家长来说,枪毙他最好,警告其他人。

信件感谢中国朋友们对保护埃及文物的关注,同时也感谢中国朋友们对破坏文物的行为予以强烈的谴责,“对于中国男孩在埃及文物上刻字的行为感到非常遗憾,因为埃及文明不仅属于我们,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

和其他5位家长一样,贾兴被各种压力包围。公安局、司法局等部门轮番上门给家长做思想工作,要求不要事情闹大;校长家属打来电话,希望能私了;而他最担心的女儿,已经怕了办案人员的问这问那,不想再打官司。

“非常感谢你们对埃及以及埃及文明的热爱,你们的文化素质很高。埃及使馆旅游处已经将此事上报埃及旅游局,旅游局将就此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埃及大使馆共同协商,修缮文物。”信件写道。

不管怎样,我最希望还给我们小孩一个公道。贾兴说。

5月24日有网友在微博上称自己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看到有人用中文刻上
“丁锦昊到此一游”,该事件迅速引来网友关注与热议。25日,被证实涂鸦文物的当事学生家长通过向公众道歉、向埃及方面道歉。28日,有媒体报道称埃及神庙浮雕上的中文刻字已基本被清除。

鉴定风波

(原标题:埃及驻华使馆旅游处强烈谴责破坏文物行为)

5月8日,星期三,贾兴接到学校老师电话,获知有6名六年级的女生,没有像往常一样到学校上课,而自己的女儿正在其中。

唯一的线索,是其中一名女孩给家长留的字条,上面简单地写着去海口玩几天回来。老师、家长不停地给失踪的女孩们打电话、发信息,却没有收到任何回音。寻找未果,当天下午三点,着急的家长们报了警。

5月9日深夜,在离万宁139公里远的海口,贾兴找到了女儿和其中3个女孩。第二天早上,另外两个女孩在万宁当地一家酒店被找到。

家长们在盘问后得知,6个孩子在失踪的5月8日晚上,被万宁市第二小学校长陈在鹏、万宁市房管局职员冯小松带走开房,这让他们猝不及防。几名女孩子有的手臂和脖子还有青肿。

为了确切地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5月10日,家长和警方带孩子们去万宁市人民医院进行法医鉴定。

贾兴找法医问结果:法医问我是谁,我说我是家长。他说,你是家长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们这个是不能外传的。我说你告诉我们,我们也有个心理准备。他说,你的女儿处女膜破了。

当时出具的鉴定结果显示,6名女生部分女生处女膜破裂、下体不同程度损害等。贾兴对这个结果仍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这些女孩们都还未满14周岁,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给女儿讲社会上的防范问题。

但官方出具的说法跟他们所获得的结果不一样。在5月13日下午万宁市的新闻通气会上,警方称,经鉴定,6名未成年女生在与陈在鹏和冯小松接触期间,并未发生性行为。警方已经于12日以涉嫌猥亵未成年少女罪,对二人进行刑事拘留。

因为家长们对这个结论感到愤怒,万宁警方决定请海南省公安厅法医对女生再次进行法医鉴定。5月13日晚上,由海南省公安厅法医专家和万宁市人民医院妇产科专家组成的法医鉴定组,对其中4个女孩进行了第二次鉴定。

第二次鉴定结果的却来了个180的大转弯。家长们看到,鉴定报告上都写着处女膜完整。万宁市委宣传部的官方微博将这个结果进行了公布。

我不相信这些鉴定,很不相信。贾兴一字一顿地对《南都周刊》记者强调,第二次检查时,其中一个医生告诉我老婆,你女儿处女膜破了,另一个戴眼镜的医生推开那个医生,说你女儿没事,你放心。

家长们认为第二次法医鉴定不可信,有隐瞒事实真相的嫌疑,没有在第二次鉴定报告上签字。他们希望万宁警方能够对外公布第一次鉴定结果。

有记者获悉可能存在两个结果截然相反的医检报告后,曾向海南万宁警方求证。万宁市公安局副局长叶国彪透露,由于不允许对未成年人进行处女膜破裂的鉴定,法医只能对受害未成年人进行受伤创伤鉴定。当记者追问如果未进行处女膜破裂鉴定,为何公布处女膜完整的医检报告?时,叶国彪直接挂断了电话。

针对这些质疑,万宁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娇惠回应《南都周刊》记者的提问时,强调了三点:我们要尊重公安局的办案;有新的进展出来,我们会第一时间公布;我们要去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

我觉得我们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情。李娇惠说。

由于得不到政府的回应,家长们试图寻找更公正的机构进行更有说服力的鉴定。5月15日,贾兴与另外4名家长带着女儿前往海口的医院,希望进行再次鉴定,但是他们遭到了拒绝。医院说要有法医、公安在场。

不过,还是有两位家长托关系做了检查。贾兴说,他们做的结果跟第一次鉴定结果一样。

游说的压力

在家长们决定寻找一个公正的说法的同时,网上对于发生在海南万宁的这个案子,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壮大的舆论场,并延伸发展成线下行动。

倡导性别平等的广州新媒体女性网络认为,警方仅通过法医对被害女生外阴的法医鉴定、未提及阴道DNA鉴定结果,以及证人证言的研究和分析,便草率下结论,是极端不负责任、玩忽职守的。他们在网上发起关于《至海南省公安厅关于万宁市公安局办理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案涉嫌渎职的公开信》的连署签名。虽然这封公开信屡遭删帖,但已有上千人签了名字。

广东省亦有7名律师组成律师团,特地赴海南省人民检察院,控告万宁警方作伪证和徇私枉法渎职,并要求万宁警方回避案件的侦查。

家长们与这些律师们的交集,始于5月22日。经过多天的考虑,他们拨通了律师团早前留在网上的联系电话。当天晚上,4位家长与陈武权律师进行了碰头,商谈委托律师代理案子的事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