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网8月15日综合报道 文/肖虹

中广网北京8月15日消息(记者孙莹)15日上午,全国法院加强纪律作风建设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汲取上海法院赵明华等4名法官违纪违法的教训,对进一步加强法院队伍纪律作风建设进行了部署。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出席会议并讲话,指出法官违纪违法是人民法院的耻辱,是司法公信的灾难,危害甚大,教训惨痛;各级人民法院要以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契机,汲取教训,整顿作风,严肃法纪,以清正廉洁保证公正司法,努力打造一支让党放心、让人民满意的过硬法院队伍。

周强讲话时指出,整体上看,法院队伍是一支党和人民完全可以信赖的队伍。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人民法院队伍在思想政治、司法能力、纪律作风、反腐倡廉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在司法作风方面,少数干警背离宗旨、脱离群众,精神懈怠、信念动摇,贪图享受、情趣低下,对待群众“冷硬横推”、“吃拿卡要”,个别干警甚至徇私舞弊、贪赃枉法,腐败现象时有发生,一些重大违纪违法案件影响恶劣,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反映强烈。这些问题不解决,就不可能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就不可能提升司法公信力,就会动摇公正司法的根基。而且,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人民法院是维护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责任重大,社会对法官的操守要求更严,群众对法官履职行为期待更高。因此,我们必须下更大的决心、更大的气力,努力解决法院队伍作风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以清正廉洁保障公正司法,维护公平正义。各级人民法院领导要切实增强忧患意识和问题意识。在一些地方,法院的领导满足于现状,看不到队伍和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对此要引起高度重视。没有忧患意识是最大的忧患,发现不了问题是最大的问题。各级人民法院要以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契机,以整治“四风”问题为切入点,深入查找队伍建设和“四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坚持从严教育、从严管理、从严监督、从严查处,牢牢拧紧法纪约束的螺丝钉,时刻敲响廉洁自律的警钟,整顿作风,严肃纪律,以铁的纪律培育好的作风、树立好的形象。

在中共早期,几乎每个领导人都有多个笔名,比如毛泽东就曾使用“泽东”、“润之”、“二十八画生”、“石山”、等笔名。周恩来的笔名有“翔宇”、“飞飞”等,并创办专栏“飞飞漫笔”。而瞿秋白的笔名更是多得令人咋舌——这也跟他著作浩繁有关系。他的笔名中,有“巨缘、秋蕖、维它、双莫”等中文笔名,也有STR、Sma
Kin(“司马今”的英文译音)、Menin等英文笔名。

周强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始终坚持从严教育,从加强思想教育入手,狠抓思想教育的落实,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坚决守住党纪国法、伦理道德的底线。要着力提升思想教育的针对性,及时发现少数干警的苗头性、倾向性、潜在性问题,切实做到防微杜渐、防患未然。要努力增强思想教育的实效性,构建全方位的思想教育体系,使遵章守纪、拒腐防变成为广大干警的自觉行动。

一般来说,由于受特殊的历史环境影响,革命时期的中共领导人笔名大多比较注重斗争性和斗争的艺术。比如,五卅惨案发生后,《热血日报》创刊,瞿秋白和刘少奇一道领导了“三罢”斗争。瞿分别以“热”“血”“沸”“腾”“了”为笔名,寓意深远。

周强指出,各级人民法院要始终坚持从严管理,把从严管理落实到法院队伍建设的各个环节。要落实好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做到管住案子、管住队伍、管住自己,确保案件不出问题、队伍不出问题、自己不出问题。要建立健全加强纪律作风建设的长效机制,靠制度解决纪律作风问题,切实促进公正廉洁司法。要认真抓好各项制度的贯彻落实,坚决纠正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无视制度的现象。坚决杜绝“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发现违反规定的,坚决予以惩处。

毛泽东:笔名“二十八画生”最有特色

周强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始终坚持从严监督。注重监督重点岗位,进一步加强对法院领导干部的监督,进一步加强对审判执行岗位的监督,进一步完善“合理分权、公开示权、有效控权”的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强化管理监督责任,加大问责追究力度。要注重扩大监督视野,对司法作风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进行专项检查和集中整治,切实纠正损害群众利益、伤害群众感情的不正之风。要注重完善监督形式,着力强化内部监督,及时发现“病灶”;要自觉接受外部监督,进一步畅通监督渠道,借助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的力量推进人民法院反腐倡廉建设,以监督促公正、树公信、塑形象。

靠制度解决纪律作风问题,三字共二十八画)是毛泽东最有特色的笔名。毛泽东字润之(一作润芝),众所周知。早年他撰写文章时,“泽东”、“润之”常作笔名,如《湘江评论》上的多篇文章就以“泽东”为笔名。“二十八画生”(因“毛泽东”三字共二十八画)是毛泽东最有特色的笔名。1915年他在长沙第一师范读书时,写《征友启事》首先署用,与纵宇一郎(即罗章龙)互酬诗作及在《新青年》上发表《体育之研究》一文皆署此名。20年代以后,毛写文章又常用“石山”、“子任”等笔名。1933年8月13日,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机关报《红星报》第二期第四版“红军故事”栏目里,一篇以“子任”为笔名撰写的《吉安的占领》的文章,在广大的红军指战员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而这个子任不是别人,正是被“左”倾临时中央领导人排挤而不得志的毛泽东。

周强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始终坚持从严查处,以对司法腐败“零容忍”的态度,铁腕反腐,坚决做到有案必查、有腐必惩。各级人民法院要坚决纠正查案工作中存在的“失之于软、失之于宽”现象,坚决支持纪检监察部门严肃查办违纪违法案件。不管涉及什么人,不管其职务高低,都要做到有案必查、有腐必惩,绝不手软,坚决清除队伍中的腐败分子和害群之马。对秉公办案干警受到诬告陷害的情形,也要在查明情况后以合适的方式及时澄清,让遵纪守法、依法办案的干警放下包袱,不为风险所惧,不为流言所惑,敢于坚持原则,秉公办案。全国各级人民法院的干警要振奋精神,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创造一流的工作业绩,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刘少奇:曾以字母“K·V”为笔名

刘少奇长期在白区从事地下工作,又是党内杰出的理论家,他的化名多,笔名也多。“少奇”早年也作笔名用,如在领导安源路矿工人斗争时。1928年改用“肇启”作笔名,1936年又用“陶尚行”、“莫文华”作笔名。此外还用过刘光明、刘作黄、刘祥、仲篪、尚陶、赵启、三敬等。因汉字用得太多太繁了,甚至想到用字母作笔名。1936年在北方局时,刘少奇曾撰《肃清立三路线的残余——关门主义冒险主义》一文,就以“K·V”为笔名。

任弼时:“弼时”本就是笔名,还曾用过“避世”等

任弼时原名任培国,1921年去苏联学习时改称今名,曾以“弼时”作笔名在《新青年》(季刊)、《无产青年》《中国青年》等刊上发表文章,并在《新青年》第四期上翻译列宁的《中国战争》。1924年后根据“弼时”的谐音,以“辟世”、“避世”、“闢世”为笔名在《中国青年》上撰写文章,同时又简化为“P·S”作笔名署用。

尽管建国后,这些领导人已经很少用笔名发表文章,但笔名却作为“传统”保留了下来。与早期领导人庞杂的笔名相比,建国后领导人们使用笔名发表文章的现象越来越少。和平时期的领导人笔名,大多比较重视建设性意义。

习近平:笔名“哲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